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2017年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新年聚会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广东省艺术品经纪人发证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三章 公益实业 >>
 
 

        宣统元年广东香洲埠认铺地执照: (侨商报效祖国,开辟香洲新埠) 香山地区最南面的地方香洲,原称“九洲环”。在160多年前,香州还是一片浸星推月的海洋。从十九世纪 40年代开始,才脱海成陆。清光绪年间修的《香山县志续编》的地图上,将这块地方用虚线圈画,面积约 700亩海滩,所以,人们又把这片新陆称为“沙滩环”。 在二十世纪初,开明的光绪帝为增强国力,采纳了香山人郑观应关于提倡实业救国方面的一些政论主张,开 始颁行“新政”,落实了一些调整官制、整顿吏治、奖励实业等改革的措施,主持“新政”的机关,把总 理各国事务衙门改为外务部,成立工商部,省设劝业道,地方设商务局,大力鼓励华侨实业界回国投资建 设。一时间,华侨实业界掀起了一股回国投资、兴办实业的热潮,在广东,先后在华侨最多的地方开辟“ 公益埠”、“新昌埠”、“冲蒌埠”、“赤朹埠”、“香洲埠”。这是南中国一件新兴的事业,也是今天 我们所说的对外改革开放。其中,以香洲开辟无税口岸影响最大。它是中国人民为保卫领土和挽回工商权利而与外国侵略者进行斗争 的产物。1908年,澳门葡萄牙政府野心勃勃,以勘界址为名,在香山地区扩展疆界,同时也排斥澳门华商 ,遭到全国各界人士的强烈抗议和谴责。香山县绅商学界,成立了“香山县勘界维持会”,广州和香港也 分别成立了“广东省勘界维持会”和“旅港勘界维持会”,海外华侨及国内各地也纷纷致电声援,迫使澳 葡当局坐到谈判桌上。清政府为“暂勿决议,以缓其势”,以“官力”帮助“商民建设香洲,以分澳门之 利”,“使彼狡谋莫逞,自然就我范围”。

        在两广总督张人骏的支持下和广东省商务总会协理郑观应的协助下,归国华侨伍于政(字周屏,新宁人, “公益埠”创办者)、秀才王诜(字灼三,香山石岐北区黄沙港人),和澳门华商总会的商人等,商议在 澳门附近的沙滩环地方建商埠,定名为无税口岸(六十年无税),以反抗葡人的入侵和对澳门华商的迫害 及挽回葡人占据澳门的部分工商权利,繁荣地方经济。经过多次履勘和工程师、专家就地测量,“勘得该 处地势宽广,土质坚洁,自南至北约六、七里,自东至西约四、五里,一片平原。……以野狸山为之屏障 ,省港大轮可以行驶,内有汊河,渔船商艇可以停泊,洵为天然绝妙商场”参见《开辟香洲埠章程》,作 者郑彼岸。。酝酿了大半年时间,王诜、伍于政等人就决定在这块荒埔开辟一个新商埠。关于开辟香洲埠 ,伍于政在《开辟香洲埠序》里感慨地写道:“美国之繁盛,自哥伦布出,为之驱我华人,冒障厉搏猛兽 ,经启山林,遂有今日子,何思之深耶。仆惟唯唯更不觉低徊久之,而慨然于我祖国也夫,……遂浩然有 归志”,以“裨益于我祖国”,即使“坐泥涂受指责而不懈……商埠之立,正卧薪尝胆,以求在已之时也 尽共起而图之,仆虽不才,愿为之执鞭焉?”参见《广东香洲商埠禀奉批准奏咨存案章程》。以吐露华人 为外国的繁荣作牛马的慨叹,表示他报效祖国的决心。

        1908年春,王诜、伍于政、戴国安、冯宪章等四人与吉大、山场两地乡绅订立租地合约;另方面禀请所辖 前山同知和香山县知县立案。将香洲开埠之绘具图说、章程、合约诸事项呈广东省劝业道核办,并转呈给 督署、北京工商部、外务部和税务处各机关注册存案。其中章程第一章的宗旨写道:“欧美以商务立国, 以已去殖民,此文化能以日进也,我国欲救贫弱,输入文明,当从商场、经场起点,况当此外界之风潮激 ,刺内地之水旱颠连,因以垦荒殖民,振兴商务,讲求土货,挽回利权,使我伟大帝国四百兆同胞绰然雄 立于地球,以共享文明之幸福;此垦辟商埠之宗旨也”。又说“该埠之立”是“输入文明为全省之先导” 。“今日之草莱沙漠,即他年之绵绣山河也”。参见《广东香洲埠禀奉批准奏咨存案章程》。王诜在电文中还详细地提出建无税商埠的理由:“现据贾商集资,筹开‘香洲商埠’,为招回华侨广兴商 业起见……开埠若成,来归必众,实可为地方培元气……我国商埠,以无税口岸,甚为缺憾……有此无税 之埠,商利其便,百货云集,相机内运……”参见《开辟香洲埠章程》,作者郑彼岸。广东劝业道在通过香山知县和前山同知的调查后,认为可行,转报两广总督,得到批准,并饬令按建埠计 划付之实施。前山同知庄允懿以该地介乎香山场和九洲之间,各取一字,定名“香洲”,劝业道便将初定 的“广东实业商埠”易名为“广东香洲商埠”。这时,王、伍、戴、冯四人联合一些归国侨商,组成一个 开埠公司。选出名誉赞成员31人,总理员王诜、副理员伍于政、协理员戴国安、冯宪章、顾问员陈景伊。

        宣统元年(1909年)四月二十三日,香洲建埠的破土动工典礼正式举行。主办人王诜等遍请省、港、澳和 县属各方面及绅商学各界人士共几千人前来观礼。其中有两广总督张人骏、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广东劝业 道陈望曾、拱北关帮办贺智兰等出席大典。王诜等事先架搭了一座可容纳二千多人的大礼棚,棚里悬挂着 “强国之基”、“利国利民”等横额。整个港湾旌旗遍布,人声鼎沸。开埠典礼伊始,张人骏在建埠公所 大门亲手安置一块丈多长、四尺宽的大木匾,刻题斗大楷字:“广东香洲商埠”,并落了款。香洲开埠给这里的发展带来景气,不少海外侨商、港澳华商和地方殷富听说在澳门附近的地方香洲辟“六 十年无税”口岸,都纷纷前来投资办实业。接踵而来的有协昌、合昌、康正、兴发等公司和长安社、永利 源、永安隆、万顺荣,后来又有永和隆、均益、同益、仁和公司、黄义记石场、普安轮船公司、开明书局 、安吉昌杉木栏、岭南印务局、国事报、仁安药房、广荣源银号等等。当时,“开埠经费”约略核计须银 178万元。共筹集开发新埠的基金58万元,其中“由王诜、伍于政、戴国安、冯宪章等四人自备开办经费 10万元,另由外埠承认已有名有数者48万元”。开埠主办人拟定一份《开辟香洲埠章程》(共四十章), 采取投资的方式吸收建埠资金。但不招散股,不动公款,不入外国人股份。只许华人购地,“外国人不设 投认,亦不能将所认之地转售与洋人”。他们从香港和四邑招募大批工人,开拓荒土,填补一块平坦广场 。

        经过了年多的时间,在香洲筑成5条80尺宽的横路和20条7丈2尺宽的直路,俱仿棋盘格式,使电车路、马 车路、东洋车路、货车路、人行路秩序井然,街道两旁种植树木和安置街灯。仿外洋街市之法,在南北环 和中区处建街市及建2个墟场,每月逢三、六、九日为墟期。建成“双飞蝴蝶”式教堂一座、大小铺户一 千几百间,其中完成二、三层楼房125座,大街之内又建筑住家小屋几百间,这些楼房均参照上海中等店 铺格式建造,望衡对宇,颇为整齐美观。竹码头改建成栈桥式木码头两座,开辟通往穗港澳的新航线,其 中东昌、恒昌、泉州号等5条载运客货的轮船,常来往香洲。拟在野狸岛筑一修防浪长堤作为避风港。同 时计划筑就一条广前铁路和建造通往前山、翠微、下栅、石岐的公路。筹建警察局、机械织布局、邮政局 、学堂、善堂、药堂、银行、书报所、博物院、戏院、医院、娼院、公家花园、议事所、人寿保险、工艺 场、农学会等,均以西方的模式建设。香洲开埠后,为招引外地人口迁入和提供就业,商埠公所以每间小茅屋(两户人住)每月1元的廉价出租 ,并有工艺以谋生活。一时间,从四邑、惠州、东莞、顺德、南海等地进入大量移民,人口陡增,一个新 兴的现代化城市诞生了。

        香洲商铺于1909年8月14日正式营业,前来游埠者不绝于途,人山人海,新开的日升酒楼、泉香酒楼和合 栈茶居等天天顾客盈门。那时,在香洲的南北环和公所直街,是繁华的中心商业区,聚集油糖酒米、食品 药材、山货陶瓷、金银首饰、皮鞋棉布、家具五金、文具纸料等,前后40余间商店,如有永兴号、广信隆 、广兴祥、义信、欧瑞记等。每到夜晚,大光灯如同白昼,一片兴旺。香港记者曾以《香洲埠游客记盛》 的游记,报道了这一繁荣景象。这时期,主办人在香洲设立香洲渔埠,发展渔业生产。常有台山、阳江、宝安和港澳等地区的渔船麇集在 香洲野狸岛附近海面。随着渔业生产发展以及渔船的日益增多,渔船修理业和制造业也逐渐产生。1910年 ,香洲开设了“顺兴”、“发记”和“池记”三间造船厂和一间名叫“佑顺”的绳缆厂。同时,在香洲沿 海开设了“合安”、“合德”、“同益”、“滋生”等20多个塘。手工业方面:在香洲湾仔沙旱坑口开了一间“中兴”纺织公司,聘请了130多名港澳纺织工人,并自带麻 种繁植,这是香洲最大一间手工行业。继而开有打铁铺、木材铺、棚厂、石厂、打银铺、灯具铺、酒坊、 腐竹厂、木工场、裁缝铺、鞋厂、丝袜厂等,应运而生。

        但是,好景不长。1910年7月,香洲遭受了一场延续6个小时的大火灾,800多间寮屋尽成灰烬,几千灾民 被逼流离转徙,远走他方。1911年4月底,宣统皇帝下圣旨批准香洲为钦定自由港,“禀准大宪不设关税 ,以免留难而重商务”。可是对自由港的管理章程却没有制订出来。而拱北的香洲分卡虽然停止在香洲征 税,却又在马骝洲分卡继续对澳门运往香洲的货物征收关税。实际上,免税待遇一天也没有实行过。这时 候,软弱无能的清政府在把持中国海关大权的外国人厦利士税务司极力反对香洲商埠无税的压力下,又改 变了以前的主张。新任两广总督袁树勋为此谕九龙关税务司对香洲埠务进行详细查核。税务长查复,认为 香洲自然地理条件不能建成像香港那样的自由港,只能搞个“有限免税口岸”或“无税小商场”。其所谓 的理由是:香港港口非当西江和珠江出海口,因淤积日浅,不能停泊吃水18尺至30尺深的大商轮船(当时 水深只有6尺至11尺),且台风甚多,难与外轮互市;其次,辟无税口岸,又多一漏税之门,新设厂卡, 装置巡轮,耗资颇巨,而仅征收该埠分销各乡税饷,入不敷出。清政府看了厦利士税务司这一篇查复香洲 商埠办理情形的详文,因噎废食,听之任之,这给香洲埠务一个沉重的打击。而地方内部也出现利益纷争 。当地绅商在香洲附近的野狸岛办一个所谓“广东省渔业总埠”,与商埠公所分庭抗礼,甚至禀词诬告王 诜、伍于政等主办人没有建埠资金,是个游说的掮客,靠买土地、石方谋私利等,闹得沸沸扬扬。

        投资者见清政府对香洲无税口岸迟迟没有批准,以及埠务出现内讧,非常失望,纷纷转移资金,商店也随 之倒闭,整个香洲变成一个废墟。有人讽刺开埠主王诜曰:“黄鳝(意即王诜),唔(不)死一身潺”。 但是王诜等几个主办人不甘化水之财,为招来生意,挽回颓势,竟一反开埠提倡“强国之基”、“利国利 民”的宗旨,居然办起了娼赌毒来。原在《开辟香洲埠章程》第22章规定:“本埠之立,实欲输入文明, 组织一完善世界,故于赌?各项和洋烟(即鸦片烟),拟行禁止”。而“本埠之立,娼院在所不免,但须 告戒鸨母不能暗买强迫所有妓娼”。现在,在香洲先后开了10间妓寨,5间赌馆及3间鸦片烟馆,走私风气 日盛。从此,香洲衰落了,落得个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境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348992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