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2017年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新年聚会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广东省艺术品经纪人发证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三章 公益实业 >>
 
 

        商办廣澳鐵路公司招股人简章 :《中葡商办广澳铁路合同条款》1904年(清光緒三十年)11月11日,清朝欽差大臣盛宣懷與葡萄牙駐華便宜行事欽差白朗谷(José de Azevedo Castelo Branco)在上海訂立的一項合同,共31款。其主要內容:①規定所有廣東省城至澳門之鐵路由中葡商人設立廣澳鐵路公司招集股份,均股平權合辦。②凡關係鐵路公司事宜,葡國不得藉詞干預。③該公司如有倒欠及賬目糾葛,兩國政府均無權干涉,並無賠償義務。④如遇交戰、作亂、饑荒之事,中國政府可優先使用此鐵路運載兵丁、軍需物品及救濟物資,所有車價可減半支付。⑤行車滿50年,該鐵路及其所使用之各房屋統歸中國政府管理。後來,葡方因無法通過合同來達到擴展澳門地界的本來目的,便自行注銷合同,使廣澳鐵路計劃未能實現。

        清末中国的铁路建设 --- 19世纪,工业革命的发展推动交通运输业的革命和发展,蒸汽机的出现及应用为铁路运输以蒸汽机车为动力奠定了基础。中国自办铁路,比世界上最早建成的一批铁路晚了大约半个世纪。中国之所以在建设铁路方面落后于人,除了经济落后,更主要的是清朝统治者守旧愚昧,害怕“铁路”“火车”这东西坏了风水,更害怕洋人沿着铁路长驱直入京津。1879年,洋人在上海修建了一条短短的淞沪铁路,清政府竟用28万5千两银子赎回,并将这“怪物”拆毁。

        但是,新生事物毕竟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即使是守旧的慈禧太后也感受到火车的便利,在李鸿章、张之洞、盛宣怀等洋务派的力促下,在詹天佑等中国工程师的努力下,同时也在外国势力的参与下,在中国古老的大地上,渐渐出现了纵横交错的多条铁路:唐(山)胥(各庄)铁路、中东铁路、广(州)三(水)铁路、芦(沟桥)汉(口)铁路、京汉铁路、广(州)九(龙)铁路、(天)津浦(口)铁路等建成通车。其中,1909年9月24日建成通车的(北)京张(家口)铁路,比原计划提前了2年,这是用我国自己的钱,用自己的工程师建造的铁路,工程用费仅为外国人估算的五分之一,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总工程师詹天佑被誉为“中国铁路之父”;1936年8月建成通车的粤(广州)汉(口)铁路,前后历时36年,是最曲折多事的铁路。          珠江发源于西南,浩浩荡荡流入南海。在珠江出海口,形成了东西两岸肥沃的三角洲。1911年8月14日,广九铁路全线通车。从此,在珠三角的东岸,有了一条连通省港的动脉,为沿路人民带来了方便,对宝安、东莞的经济发展起到很大的作用。西岸的人民,何以没有想到建铁路,沟通广州与澳门,并使南海、顺德、香山三县也连成一片?不是没有想过,他们不仅想过,而且还有所行动,《香山明清档案辑录》一书中就记载了此事。

        1902年9月,由中葡双方商议,成立中葡铁路公司,共同建造广澳铁路。之后,中葡双方在上海进行商议,时间数月。1905年1月20日,铁路大臣盛宣怀终于与葡萄牙国就广澳铁路议订了《中葡商办广澳铁路合同条款》,并上奏光绪帝及慈禧太后。光绪三十一年正月初七有朱批“钦此”。盛宣怀所奏之《中葡商办广澳铁路合同条款》共“细目三十一条”,盛宣怀认为,“凡扼定商办宗旨,不与两国国家相涉之要义,似当足以预杜枝节,自保利权”。在此,不妨摘引数条如下:“一、所有由广东省城至澳门之铁路,准归中葡商人招集股分,设立公司,均股平权合办。”“二、该公司只常准中葡两国人会同管理,如违此款,中国可将准筑此项铁路合同作废。”“三、造筑此项铁路所需用之资本,中葡均平各任,华商得一半股分,葡商得一半股分。”“七、所有中葡广澳公司所造铁路,其左右两面各十英里以内,中国政府不能准他人或别公司筑造平行同线之铁路。”“二十九、该铁路所用工程师各工艺人及各式专长之人,可参用洋人,其余工人,均用中国人充当。”……的确,这条款我认为已十分详尽,似乎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然而,往下翻阅《档案》,已无下文,铁路是顺利建造,还是中途夭折?一直翻到宣统三年正月十六日,即1911年2月14日,有一封邮传部呈外务部的呈文,转达原办广澳铁路商人梁云逵、谢诗屏、唐曜初、唐宗伟等请求批准开办广澳铁路事,方知这六年间,广澳铁路发生的变故。

        原来,中葡签约后,“葡商集股未成,经职等(中方商人梁云逵等)力争,由澳督据情转达,葡政府自愿注销原订合同,准华界内归职等承办……”。梁云逵等上京,“禀恳邮部批准集股承办”,获批准,于是,梁云逵等“亲往天津、汉口、上海、香港、广州各商埠,联合创办同人实力招股,认股者极其踊跃。职等见此情形,自信必不负大部维护路政之至意。遂于八月返京,候领部札。守候至今,未蒙札饬,焦急万分,恐事稽延,葡人另生枝节,且股友怀疑,势成涣散。今公司商议,先由广东省城筑至香山县城计约170余华里,俟大部与葡使商妥,再照原案展筑至澳门外之关闸”。既然葡方注销合同,梁云逵等华商得邮传部批准,进行集股,计划先修筑广州至香山石岐一段铁路,还欠什么?就欠外务部的批文!结果,这批文久久得不到,无法动工,令梁云逵等人,当然也包括顺德人民、香山人民“久候情急”!《档案》中这事又没有了下文,我估计,当时,南方及四川的保路运动正如火如荼,清廷已应接不暇;不久,辛亥革命爆发,广澳铁路的修建便告夭折。

        1912年4月,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务。孙中山一向重视铁路建设,他认为,“凡立国铁道愈多,其国必强而富。”又说,“故鄙人以为欲谋强国,亦必自扩充铁路始也。”孙中山于6月15日离广州经香港于22日到达上海,接见记者时指出,修建铁路是“发展中国财源第一要策”。袁世凯为造成与孙中山“诚心”合作的假象,曾邀孙中山北上共商国事,并授予孙中山“筹划全国铁路全权”。10月3日,孙中山返抵上海后,连日出席欢迎会,演说民生主义与铁路计划。14日,他在上海开办中国铁路总公司,并成立铁道督办办事处,收集研究铁路资料,规划铁路建设事宜。1913年1月,孙中山致电袁世凯,报告中法经济合作筹办铁路情况。2月10日,孙中山以筹办全国铁路全权名义,自沪乘“山城丸”赴日本考察,交涉借外资筑路等问题。 孙中山如此重视铁路建设,如果时局正常,穿越他家乡的广澳铁路顺利动工兴建,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无奈,“二次革命”,护国军兴,军阀混战,炮火连天,要修筑铁路,建设国家,谈何容易!

        岁月匆匆,又过去了百年。展开中国地图,古老的神州大地铁路纵横,蔚为壮观,连雪域高原上也飞驰着钢铁长龙,从北京,从广州,坐着最先进的列车进藏,已不是什么神话。再看看珠三角西岸,在广澳之间,虽有多条一级公路、高速公路连接,但依然未见铁路的踪影。不要耻笑百年前的中国人,使广澳铁路夭折,即使我们今天,要建这样的一条铁路,也是不容易的事。1995年,国家就立项,要建设广珠铁路。在此前,看到报纸报道,曾几度掀开铁路建设的序幕,然而,十年过去了,这铁路还在受资金、股权、沿线土地等问题困扰,甚至线路走向也一改再改,这似乎和广东经济大省的形象不符。莫非这条线路全长132.7公里,估算总投资45亿8千8百万元的铁路,比青藏铁路更难拿下?近闻这铁路真的要动工了,希望明年可以建成通车吧。修建广珠铁路,中山人曾经高兴了好一阵子,从广州到珠海,一般人都会想到应走南海、顺德、中山或番禺、中山这类最快捷的路线,谁知方案一出,令中山人愕然:它竟然绕道鹤山、江门、新会、斗门,和中山毫不沾边!不过,通情达理的中山人也明白,铁路往往是“扶贫”之物,靠它带旺沿线县市,京九线即是典型。

        虽则如此,但热衷于铁路建设的孙中山先生的故乡不通火车,总是一件遗憾的事!2004年,欣闻广州与珠海间要建一条轻轨铁路。2005年12月18日,广珠轻轨正式在珠海动工。2006年9月25日,小榄支线也开始动工,建设者是刚从青藏铁路转战而来的英雄们。据悉,广珠轻轨概算总投资约为195亿元,全长140公里,含主线和支线段,主线从广州经顺德、中山到珠海,长114.477公里,中山段69.15公里,支线从中山市小榄镇起,终止于江门市新会区,全长26.328公里,中山线路长12.092公里。全线共设19个车站,其中主线经过中山市南头、东凤、小榄、东升、西区、石岐、港口、东区、火炬区、南朗等10个镇区,设南头、小榄、东升、石岐、中山、翠亨等6个站点,支线途经小榄、古镇,设古镇车站,这样一来,广珠轻轨在中山市将设7个站点。由此可见,广珠轻轨最大的得益者,就是孙中山先生故乡的人民!广珠轻轨建成后,从中山到广州最快27分钟。试想想,当我们坐着舒适快捷的轻轨列车,往来于珠三角的镇区,是何等的潇洒和惬意!广珠轻轨同时预留了接驳通往澳门的条件。也就是说,一百年前我们的先人盼望的广澳铁路,不久将会出现。让我们张开双臂,迎接广珠铁路以及广珠轻轨将带给我们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134705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