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2017年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新年聚会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广东省艺术品经纪人发证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五章 华侨抗战 >>
 
 

        六十四军第一五九师陆军直接参与作战官兵证明书 :  1937年8月以驻广东部队第一五五、第一五六师编成,军长邓龙光。9月第一五六师转隶第八十三军参加淞沪会战:将第一八七师拨归该军。该军北调后,曾参加黄河南北两岸之作战、武汉会战开始后,第九预备师拨归该军.第一五五师,师长原由李汉魂兼任,1938年5月陈公侠接李任师长职;第一八七师,1937年11月在广州成立,初隶第八十三军,不久改隶该军,师长原为彭林生,1938年9月改以孔可权任师长;第九预备师,于1937年秋成立。张言传任师长。1940年3月邓龙光升任集团军总司令职,副军长陈公侠升任军长.1944年6月陈公侠调任他职,张弛接任军长.该军辖第一五五、第一五六、第一五九师3个师.先后参加桂南会战、1939年冬季攻势作战、桂柳会战和广西境内的追击作战.第一五五师,师长由副军长陈公侠兼任.1939年1月免陈兼职,张弛接任师长职:1940年3月张弛升任副军长,邓鄂接任师长.1943年2月邓鄂升任副军长,刘军凯任师长:1944年5月免刘军凯师长职,古肇英接任,10月张显岐又接古任师长职.第一五六师,师长王德全.1942年3月王德全升任副军长,刘其宽接任师长.1943年6月邓伯涵又接任师长职.1944年11月刘镇湘继邓伯涵任师长.第一五九师,师长陈骥.1939年10月陈骥升任副军长,官袆任师长.时该师隶属第六十六军;该军结束后,转隶属六十四军. 1942年1月官袆他调,刘绍武代理师长,7月实任.整编第六十四师,1946年5月由第六十四军改编而成,以原军长黄国梁改任师长。1946年该部由广东调至山东驻防。该师辖:整编第一三一旅,旅长张显岐于1947年6月调任中央训练团团员后。由张其中接任旅长;整编第一五六旅,旅长刘镇湘;整编第一五九旅,旅长刘绍武,1947年韦德接任旅长。 第六十四军 军长黄国梁,1948年1月刘镇湘接任军长。该军辖第一五六师,师长由刘镇湘兼任,陈庆斌代理,第一五九师,师长韦德,1948年1月钟世谦接任师长;该军于是年11月21日在碾庄地区由军长刘镇湘率领放下武器。第六十四军 军长刘镇湘,副军长韦德,参谋长黄觉,第一五六师代师长陈庆斌,第一五九师 师长刘绍武/钟世谦。

       抗战胜利后一个营就可收回澳门 国民政府失良机---当时收回澳门只要一个营的兵力就够了: 1945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取得了伟大的胜利,直至这个时候,澳门才从日本军队的威胁下解脱出来,社会的正常秩序也逐渐开始恢复战前的状态。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这一段时期内,中国政府曾经有过收复香港和澳门的机会,但是可惜都没有能够如愿以偿。在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后,1945年9月,中华民国外交部曾经电告葡萄牙驻华公使,向葡萄牙政府表示了要将澳门收回来的愿望。在此前的8月最后一天,即31日,蒋介石电令张发奎带领一个军的人马,从广西的梧州进入广州,并且在珠江三角洲一带接受日本的投降。9月9日,国民党军队和英国军队在香港共同接受了日本军队的投降事宜。在胜利情绪的激励下,张发奎所率的军队内部有一些爱国官兵纷纷要求乘机收回香港和澳门。如果按照当时的军事实力来说,国民党军队已经抵达香港新界的北部地区,完全有力量可以迅速攻占九龙并一举将整个香港和澳门都收回。就单纯的军事观点而论,国民党军队内部当时就有人作出军事预测,如果港英当局和澳葡当局不同意和平归还被占的香港和澳门,那幺国民党军队只要派遣一个师左右的兵力就可攻占香港,而对于澳门来说,则只需要派遣一个营的兵力就足够了。这虽然是国民党军队中某些将领们的估计,也许事情不会那幺简单,但是在当时确实只需要少量的兵力即可解决港澳问题却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就在爱国官兵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关键时刻,由于蒋介石一向充当英美帝国主义在华的代理人,根本不愿意为了收回香港而得罪英帝国主义。因此,早在8月24日召开的国民党最高国防会议以及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上,蒋介石就特意宣布国民政府将通过外交谈判的途径解决香港问题,不会在接受日本军队投降的时候趁机以武力将香港收回来。正因为蒋介石有言在先,所以驻扎在深圳和香港交界处的国民党军队,在没有接到命令之前,才不敢擅自再继续前进将香港和澳门一并收回。最终,爱国官兵们翘首等来的竟然是蒋介石下达的对香港采取克制的命令。愤怒的爱国将领们眼看不能从英帝国主义的手中收回香港,于是便利用蒋介石没有对澳门下达任何命令、而国民政府外交部曾经声言要收回澳门的机会,转而将进攻的锋芒指向了军队和警察加起来只有大约1000人的澳门。

        张发奎派兵封锁澳门: 应该说这是收回澳门的一个极好的机会。是年10月份,国民党第159师师长刘绍武和中山县长张惠长在张发奎的暗中支持下,发起了反对葡萄牙殖民者占据澳门的行动。国民党军队先是通过国民党在澳门的支部采取一些宣传活动,散布舆论,对葡萄牙殖民者长期占据澳门的行为表示非议,然后又开始发动居住在澳门的中国公民进行一些活动,营进造出了一定的声势。澳葡当局眼看事态有扩大的可能,惊慌不已,连忙采取应急措施,严禁居民进行反对葡萄牙殖民者的聚会和有关宣传活动。另外,澳葡当局还派遣军队将关闸强行封锁起来,并且打着维护澳门治安的幌子,严格限制中国内地的民众进入澳门。澳葡当局这种企图继续维持其对澳门实行殖民统治的措施,立即遭到了中国人民的谴责和反对。当时中国的广州地方当局利用抗战刚刚胜利后人民要求惩办日本战犯的愿望,以此时仍然有日本战犯躲藏在澳门作为理由,向澳葡当局施加压力,要求澳葡当局声明中国军队有权自由进入澳门对隐藏的日本战犯进行搜捕。澳葡当局认为国民党军队一旦进入澳门对日本战犯进行搜捕,那就会拔起萝匐带出泥,必然要连带危及到葡萄牙人400年以来对澳门的殖民统治,于是便对广东地方政府的要求予以拒绝。到了11月份,国民党军队的统帅张发奎下达命令,让国民党军队立即由石岐一带迅速进驻前山,将粤澳边界全部封锁起来,同时还下令断绝中国内地对澳门的食物供应。为了给澳葡当局施加更大的军事压力,国民党进驻湾仔和前山一带的部队还特别选择在夜间举行军事演习,演习时大炮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云霄。眼看一场战斗已经迫在眉睫,澳葡当局自知根本就不是国民党军队的对手,于是在惊慌之际,立即改变了原先的强硬态度,向国民党军队在广州的行营致信,表示愿意接受广州地方政府提出的条件,将日本战犯和汉奸从澳门引渡给中国政府并查封其财产,并且将居住在澳门的所有日本人全部驱逐出澳门。

        除此之外,澳葡当局还表示:一、中国军队和民众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进入澳门;二、设立广州行营驻澳联络专员以及肃查委员专门办理引渡日本战犯和汉奸的案件;三、允许中国方面的所有党团在澳门进行任何形式的公开活动;四、居住在澳门的中国公民享有的绝对自由。在提出了上述条件之后,澳门的葡萄牙当局还连忙派遣人员专门向中国方面表示道歉。澳葡当局极力妥协 国民党自动放弃时机: 针对澳葡当局采取的这些妥协方法,国民党南京政府于是便下令广州行营在12月下旬将布置在前山边境的武装封锁予以撤回。1946年2月5日,国民党159师师长刘绍武率领一个警卫连进入澳门,这是中国军队自葡萄牙殖民者强占澳门之后,数百年间第一次来到澳门,因此成千上万的澳门同胞在澳门的边境上热烈欢迎中国军队的到来,当时欢迎的盛况十分浩大,场面也相当感人。在澳门同胞爱国热情的强烈感染下,刘绍武师长在澳门各界举行的盛大会上,激动地重申了中国方面应尽快收回澳门的愿望。可是,国民党当局竟然又一次放弃了收回澳门的好机会,国民党中央政府在答复各省参政会要求收回澳门的建议时,作出了这样的批语:“关于收回澳门,参政会曾有此项建议,经交外交部核办,据称:目前国际形势之下,此问题一时难以解决。”因此,尽管中国军民强烈要求收回澳门,但国民党终于没有能够实现中国人民要求收回澳门的强烈愿望。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140545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