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2017年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新年聚会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广东省艺术品经纪人发证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五章 华侨抗战 >>
 
 

        十九路军抗曰军事会议图 <<蒋光鼐 蔡廷锴 戴戟>>

        一、淞沪抗战的爆发 ---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国民党政府采取不抵抗政策,助长了日本帝国主义得寸进尺、吞?整个中国的野心。日寇侵占东北三省得手以后,从1931年11月起,先后在天津、青岛、汉口、福州、重庆、上海等地进行闹事挑衅活动。1932年1月中旬,日本帝国主义部署了以上海为中心的?制抗日运动和军事侵略的阴谋,派遣军舰三十余艘和陆战队数千人登陆,通过驻华军唆使所谓“居留民”集?游?,捣毁了虹口北四川路的一些中国商店,闸北区还发生日僧五名和三友实业社工人殴打冲突事件。就在此时,日本领事村井向国民党上海市政府提出了封闭上海市各界抗日救国会和封闭上海《民国日报》等的无理要求。当国民党政府还没有作出答复以前,日方又在1月26日发出了所谓“哀的美敦书”,限令在四十八小时内(即1月28日下午6时前)对村井的要求作出“圆满”的答复,不然就要自由行动。国民党上海市长吴铁城秉承蒋介石的屈膝投降政策,无耻地接受了这个最后通牒,在限期前封闭了抗日救国会,以打击爱国力量的手法来谋求对日寇的妥协。不意在村井表示满意之后,日舰队司令盐泽幸一又在当晚发出了另一个以护侨为名的通牒,限令我十九路军立刻退出闸北让给日军进驻。盐泽没有等待中国政府答复,就下令开始军事行动。午夜11时余,日海军陆战队向闸北我军进行突袭,我军奋起自卫,向日军还击。淞沪抗战在日军不宣而战下爆发了。     

        二、十九路军的抗战准备 --- “九一八”事变后,在中国?产党的号召和影响下,抗战呼声,响遍全国。十九路军驻扎江西时,在中国共产党和红军“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枪口一致对外”的正义号召的推动下,全体官兵三万余人,曾在赣州宣誓反对内战和团结抗日;调防淞沪一带后,在上海人民抗日宣传的影响下,更下定了为中华民族图生存、为中国军人争人格的决心。当时我军有些部队的驻地,靠近日军的营房,彼此可以望见,我军官兵故意每天在日军面前举行野外演习,让日军知道,屈服退让的是国民党政府,十九路军是不怕日本帝国主义的!我军广大官兵虽然早有抗战的决心,但我们在组织上的准备工作,是不够充分的,特别是跟处心积虑要侵略中国的日军比较,更相差很远。敌人在发动“九一八”、“一二八”战争以前,是经过长时期的动员工作的。而我们呢,政府既坚持不抵抗主义,当然谈不到准备;十九路军本身从“九一八”起,连官兵军饷都领不到,要做准备工作,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且当时调沪不久,情况生疏,对于日寇的真正企图,看得也很不准确。国民党政府没有给我军提供任何有关的情报,我们直到战争前两星期,才从自己所得到的情报中判断日寇的侵略已不可避免,才积极进行应战部署。

        我们的军事布置工作,是在1月15日以后开始的,距战争爆发还不到两星期。但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做了不少工作,这是我们能够有效地打击日寇的关键所在。1月23日,我军在龙华警备司令部召开了驻上海部队营长以上干部的紧急军事会议。参加这个会议的有蒋光鼐、蔡廷锴、戴戟、张襄、区寿年、翁照垣、黄固、林劲、丁荣光、樊宗迟、杜庆云、王焘、张君嵩、顾高地、徐义衡、杨富强、钟经瑞、李扩、钟桓、云应霖、黄曦、王贻锷等。蔡廷锴、蒋光鼐、戴戟等都在会上讲了话。蔡廷锴在会上说:“日本人这几天处处都在向我们寻衅,处处都在压迫我们,商店被其捣毁,人民被其侮辱,并加派兵船及飞机母舰来沪,大有占据上海的企图。我最近同戴司令一再商量,觉得实在忍不下去,所以下了决心,就是决心去死。但死也要有死的方法,所以今天召集大家来研究。”戴戟在会上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成败何足计,生死何足论。我辈只有尽军人守土御侮的天职,与倭奴一决死战。”蒋光鼐在散会前说:“从物质方面说,我们当远不如敌。但我们有万众一心的精诚,就可以打开一条必胜之路。何况我们还有二、三万人,真不能挽救中国吗?”

        三丶 紧急会议讨论决定了一切必要的应变措施(包括准备军粮物资等在内)。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表示决心保卫上海,矢志不渝。根据会议决定,在下午7时向我军各部发出如下密令:一、据报日方现派大批舰队来沪,有向我政府威逼取缔爱国运动并自由行动之企图。二、我军以守卫国土,克尽军人天职之目的,应严密戒备。如日本军队确实向我驻地部队攻击时,应以全力扑灭之。三、七十八师第一五六旅担任京沪铁道以北至吴淞、宝山之线,扼要占领阵地。第一五五旅担任京沪铁道线(包括铁道)以南至虹桥、漕河泾之线(南市、龙华之团即在原地),扼要占领阵地。吴淞要塞司令率原有部队固守该要塞,并且与附近要塞之友军,确取联络。铁道炮队及北站之宪兵营归七十八师第六团团长张君嵩指挥。丹阳六十师黄茂权团,限明日(24日)开至南翔附近待命外,其余沈光汉师、毛维寿师为总预备队,在原地候命。各区警察及保卫团受各该地军队高级指挥官指挥。

        四、总指挥部移驻真茹。警备司令部仍暂驻龙华。1月24日,蔡廷锴与区寿年、谭启秀、黄固、翁照垣到达苏州,召集十九路军驻苏高级将领沈光汉、李盛宗、邓志才等在花园饭店举行紧急会议。蔡廷锴在会上表明十九路军抗战决心,并传达解释了23日发出的密令。参加的驻军将领,也一致表示反对不抵抗和拥护团结抗日。两次会议以后,十九路军各部基本上完成了战略战术的准备。全军动员起来了,有了充分决心,准备随时迎击来犯的敌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141065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