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2017年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新年聚会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广东省艺术品经纪人发证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六章 华侨团体 >>
 
 

         旅美纽约白水自治分会出港票、捐白水团防育英学校基金收条:  民国初年,虽然已经推翻清朝的封建统治,但由于未能建立统一的政府,政局动荡,军阀长期割据,互相火拼,导致盗贼四起,人民又陷入劫难之中。早在清光绪二十一年,新宁知县李平书曾在《到县三月情形禀》中分析:“近数十年来,出洋谋生者多,井里颇见丰足,外匪因之流涎,强窃劫掠之案层见叠出。”

         台山是个侨乡,盗贼视之为主要的抢掠目标,盗贼之多,比之其他地区更为严重。为害台山最大的盗贼,民国初年有梁朝贵一伙。后来,梁朝贵手下的小头目梁恩拉帮结伙,自立门户,并与新会的匪徒指天成、梁社等率夥会合,麇集到300多人,形成股匪,盘踞在古兜山,称为新会帮。陈祝三盘踞在大隆洞,股匪内多是信宜人,称为信宜帮。两股贼帮一东一西,长期为害台山,给人们带来了严重的灾难。被劫掠的地区,以靠近大隆洞的广海、海宴更为严重。据梅直廷著的《台山广海剿匪始末记》调查列表统计,从民国六年至十五年这十年间,广海地区便遭受梁恩、陈祝三、邱明阶、叶兰初、黄华等贼匪的抢劫73次,广海城及60多条村受到抢掠,被劫者3213户、小学1间;被掳去和打死打伤者674人。其中民国六年十二月初四,广海城遭到梁恩贼帮的浩劫,100间铺、700多户被劫,掳去380人。民国十二年三月初八,黄华贼帮抢劫东山小学,掳去教员1人、学生39人。

         民国十五年一年间,广海地区就有广海城及西村等27条村被陈祝三等贼帮劫掠,被抢劫商铺300间,居民1900多户。广海地区仅是当时全县20个行政区域之一,其他地区同样受到贼帮的抢掠,其严重程度可想而知。因此,民国六年以后,侨刊《新宁杂志》需要开辟“盗贼世界”的专栏,专门报道各地被贼匪抢劫的情况。四邑海外华侨得知家乡盗贼如此仓狂, 分分发动团体筹款寄回家乡, 组织自安团防, 防治盗贼盗。这些盗贼不仅劫掠钱财,还掳人勒赎,其手段之残酷、野蛮,令人发指。贼匪对于掳来的“肉参”,施以种种酷刑,把不少被掳的人残杀:将人缚住手脚立埋于泥坎中,称做“种生树”;缚人于树身而用绳索拔去头颅,谓之“拔柿蒂”;迫人穿上葵衣,然后淋上煤油,点火烧死,叫作“火衣舞”……。贼帮头目陈祝三、叶兰初等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女贼头单眼英的杀人手段也极其残忍。

        一位被掳过的妇女说她被掳入贼巢,几次被单眼英强迫去看她亲自动手 人。把要的人剥光衣服,然后举刀生。单眼英强迫被掳的人直视而看,并威胁说:你等家人如果不快拿钱来赎,则照此办理!从斗山莲洲村陈孟潮叙述的一段亲身经历,也可以看出盗贼世界的横行程度。他说:“民国三年,我在浮石村读书。一夜,陈祝三带领匪徒百余人破门入校,掳去学生24名。我们被绑入山,住在臭不堪闻的田厂(田寮)里。同时被掳在那里的,还有农民13人、渔民8人、樵妇7人、归国华侨2人。我被掳3个半月中,眼看被生取胆的有3人,被打伤毙命的6人,因病死亡的5人。匪徒探悉陈贤豪的父母在家骂贼,就勃然大怒,乘夜把我这位堂兄弟绑返浮石凉亭惨杀了。我家人见此惨状,急忙写信寄澳洲催我父亲汇款救子。后来赎回了残废之身,请医生调理3年余方能行动。几年后,我结婚了。洞房之夜,亲朋满座,不料盗贼又来打劫,众人闻声逃走。这时我如惊弓之鸟,连新人也顾不得了。后来强盗被守村壮丁打退,我急忙回家,只见新人已经惊倒在地;经过多方设法,才把她救醒过来”。

        盗贼横行年复年,军阀混战连年不断,一则兵贼不分,如匪首梁恩劫掠既富,乃以孽钱运动,变贼为兵;一则兵助匪势,名为剿贼,实向匪贿以饷械,互不侵犯,向上级敷衍。民国十二年,熊华统领的警察游击队一部分人,来到海宴,即携带开花炮二门投入陈祝三匪帮。在此境况下,各乡各村只能力谋自卫,以求安全。于是,绝大多数的村庄都集资购置枪械,建筑碉楼,组织壮丁自卫。这些碉楼建筑牢固,不但墙厚,还是钢筋水泥结构,或者是砖墙中间用水泥充填墙心。这样的碉楼遍布全县的乡村,其中近山地区特别多,平原地区也不少,估计全县不少于5000座碉楼。出于防贼,一些华侨回乡建楼房,也用水泥塞墙心,在洋楼的四面开了枪眼。但是,碉楼林立亦难自保。就在民国十二年五月,单是沙栏一带就被陈祝三、邱明阶匪帮抢掠沙栏圩、仁和里、旗尾山等22条村庄,烧毁房屋542间,烧毁碉楼56座。广海的情况更甚,被焚房屋1114间、被焚毁碉楼25座。在北部的三八底岗村,归侨谢远尽管有牢固的楼房,置有1长1短的枪防卫,但亦抵挡不住盗贼的攻击,家财被劫,夫妇俩亦遭惨杀。民国初年台山的贼患弄到民无宁日。

          到民国九年十一月,孙中山领导的粤军控制了广东大局,派兵进驻台山,匪势稍。但到民国十年冬,陈祝三贼帮又在海上截劫由海宴航行至澳门的海荣轮,掳去乘客百余人,囚于甫草。当时,海宴旅港商人强烈反映,台山县长刘栽甫请省派兵剿匪,派来了洪兆麟率领的两营人和一艘兵艇。但这次围剿贼帮的行动,没有很好地组织民团和群众配合,部署失当,不仅没有斩获,反被贼匪杀害了上岸侦察的龙艇长及其副官,随去的一名士兵被匪徒割去两只耳朵然后放回去。请省派兵剿贼失败,贼夥的气焰更为嚣张。民国十二年,陈祝三贼帮与海宴流岗村恶霸陈曰湖勾结,洗劫流岗、萧村等几十条村。十一月初一,又洗劫广海西村,掳去村民300余人。民国十四年,陈祝三贼帮又跨海到上川,焚劫石笋村,掳去300余人。以后,匪势日甚。

        民国十五年四月初,陈祝三、叶兰初等贼帮500余人麇集于广海城西7公里的双门、临田。十三日凌晨,贼帮洗劫邻近的西村。县署卫队长带队前去救援失败。因西村无法在3天内交出“行水”,贼帮烧村报复,十八日下午至十九日,西村被焚,浓烟烈焰,腾空不绝。接着又焚毁西村附近的横岭、坑口全村及冲塘、塘富的碉楼。贼帮占据双门、大洋、临田、岗咀,深沟筑垒,继续作恶。六月初一下午,贼帮集中向广海城发起攻击,团队不敌,纷纷退却。第二天的五更时分,广海城破,贼夥蜂拥入城,洗劫商户。初三日又洗劫南湾商户。陈祝三贼帮攻入广海城,更加飞扬拔扈,嚣张地打出了“华国绿林军”的旗号。在广海地区贼患严重之际,县长刘栽甫及县团总局长谭蔚亭、剿匪副指挥梅质彬等怕军队进入台山,政权旁落,以自治为由,还不肯向省请兵。直到广海城被贼帮攻陷,各界人民纷纷向省告急,广海地区又先行成立剿匪办事处,刘栽甫才召集台城各界知名人士会议,并成立台山剿匪办事处,筹措军饷,向省请兵。这时,孙中山已经建立国民政府,广东省政府改组,实行军政统一、民政统一、财政统一。

         国民政府成立了军事委员会,编组国民革命军为5个军。第四军军长李济深命令第十三师,由师长徐景唐、副师长陈章甫部署进剿台山的贼帮。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三师于七月十一日进军台山。七月十二日,出动广宁、海强两艇,向陈祝三盘踞的地方发起攻击,当天攻克大洋村。十三日组织进攻双门村,早上七时开始,组织数十次冲锋未能攻下。八时余景唐师长到前线视察,鼓励战士誓灭贼夥,安我闾里。不久,十六堡慰劳会送来食物、药品慰劳军士。正当徐师长与军士稍事休息之时,广海天主教堂两位美国神父冒险前来求见徐师长。神父报告:我等被陈祝三允许出城时,托我们如见到师长,代为请求收编,给予自新之路。师长佯称需要研究,要待明天才能答复。

        当夜,师长下令发起总攻。深夜二时,击破了贼夥最强的据点临田村,并一举收复了广海城。此时,贼帮如鸟兽散,分路窜入甫草、康洞、隐洞等山区。十三师官兵乘胜追击,十五日攻下甫草,毙匪甚多。匪首邱明阶负伤逃出,被海宴民团在石岩中捉获。第十三师官兵继续进兵大隆洞;这时,海宴、广海、端芬等地民团配合行动,把守各山隘路口,断贼逃路。十八日下午,十六堡民团在沙洲尾附近,将叶兰初贼夥围困于碉楼,三十九团一营军士经此,加入战斗,激战两小时,贼众不支溃散。临近灭亡的贼夥更为猖狂,把掳久不赎的上川石笋村民二三十人屠杀于白石洞。廿九日,十三师长官经过周密部署,着令台山各地民团在甫草、上弓岭迳、荷木堡、莲花坑、老狨迳、墩寨等地严密防守。 三十日晨,十三师大队人马由九迳碉楼出发,入到上洞之榄子核;三十一日,三十九团一三两营在隐洞、康洞发现陈祝三、叶兰初带着百余名贼夥。贼匪见军兵迫近,困兽尤斗。激战之中,杀贼甚多。到这一天,第十三师已经杀贼200余名,于是贼呼投降。第十三师纳降,命令陈祝三、叶兰初召集匪徒开出大隆洞,齐集广海的黄家庄石岗村。给陈祝三以四邑清乡军第一大队长、叶兰初第二大队长的头衔,下设中队长、小队长,并令造册整编;同时索回被掳的上泽北活学校师生10余人。这时集合投降的匪徒已达到600余人。这些贼匪以为可以换上军装作官兵了。全县人民闻知收编贼帮,纷纷呼吁,强烈反对。

        八月初九日,第十三师凯旋江门,命令收编的贼帮移防新会礼乐,并在广海海面预备好运输船只,然后下令匪徒鱼贯下船。广海人士为十三师班师凯旋,举行欢送大会。贼帮下船后,将县送来之烧猪、烧酒分送各船;副师长陈章甫通知陈祝三、叶兰初过船议事。一声暗号,兵士动手将两贼头擒拿,然后命令他们写字条通知贼夥缴械。叶兰初的妻子单眼英接字,带领贼夥缴械。陈祝三的一些部属,还想劫船逃走,但见前后左右均被包围,官兵枕戈以待,知难逃脱,也只好退回船上缴械。下午1时,陈章甫副师长亲到“广海各界人民欢送第十三师凯旋大会”,宣布已将贼帮全部缴械,无一漏网的消息,会场万众欢呼清除贼患。八月中旬,第十三师将贼匪488名正法。在广海南湾西瓜园处决的有任官道及素称“虎绅”的土匪买办陈曰湖等341名;在台城东门牛尾山和凤山义坟处决的133名;在江门处决的有匪首陈祝三、叶兰初、单眼英等11名。另有49名女匪囚禁于县监狱。被处决的贼匪中,男占400多人,以外地人居多,其中信宜县人118名,广西人64名,阳江、阳春、新兴、新会、高州、高要等县人180多名,台山县人只有30多名。女匪64人中则台山县人居多,占了50名。这些女匪,大多是被贼匪所掳后用作“压寨夫人”,或被掳后感到失身于贼而又复上山为匪的。贼头单眼英原是广海大洋村的妇女,入山斩柴,被邱明阶掳去。亲人将她赎回来,不久便因生活困苦而再度入山,找邱明阶入伙,以致演变成为凶狠成性的贼婆。捉到她时,还从她身上搜出几个人胆干呢!陈祝三等贼夥众多,从民国四年至十五年,为害台山十余年,使台山人民整天处于惶恐的境地。直到第十三师剿平贼帮,台山的社会秩序才有所好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128726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