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2017年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新年聚会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广东省艺术品经纪人发证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六章 华侨团体 >>
 
 

        中国人民和拉丁美洲人民之间的友谊源远流长。在中国和拉丁美洲国家关系史中,华侨和华人占有重要地位,拉美华侨和华人对于促进中国和拉美国家之间的友好往来、增进相互了解起了桥梁和纽带作用。19世纪初,英国和葡萄牙殖民者开始贩卖中国人到拉丁美洲的殖民地作苦力。“苦力”一词为英语Coolie的译音,源出印度泰米尔语,指从事繁重苦工的体力劳动者。一般称契约华工为“苦工”,亦称“猪仔”。因他们在被掠卖出国前汀有书面合同,故与奴隶和早期“猪仔”略有不同。1806年,英国东印度公司的代表在广州招募了300多名华工,租用葡萄牙人的船只将这些华工从澳门运到摈 榔屿,再换英国船分二批运到英属特立尼达,第一批147 人,第二批192人。这些华工抵达后,全部到甘蔗园从事 繁重的体力劳动。1810年,葡萄牙人也从中国拐骗几 百名湖北茶农到里约热内卢的植物园种茶。中国苦力大批移入拉美是在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其主要原因是:      

        第一,从中国方面来看,鸦片战争后,以英国为首的西方列强用武力迫使满清政府打开中国门户、在中国沿海广东、福建一带大肆掳掠与贩卖中国人口。在满清政府腐败统治下,经济调敝,社会动荡,民不聊生,许多人不得不离乡背井,到处流浪,以至飘洋过海,另谋生路。第二,从拉美方面来看,1790至1826年间,拉美地区爆发了轰轰烈烈的独立战争。在独立战争期间或独立后不久,拉美不少国家先后宣布废除奴隶制。随着奴隶贸易的衰落和黑奴制度的崩溃,拉美国家迫切需要廉价劳动力来开发经济,特另别是补充和充实热带种植园、采矿场的劳动力。第三,在非洲黑奴贸易被禁止后,西方人口贩子为追逐高额利润,热衷于大规模地掠卖契约华工,将东方苦力贸易扩大到拉美。据估计,19世纪40年代至70年代,约有三四十万契约华工输入拉美。契约华工主要分布在古巴,英、荷、法所属的拉美各产糖殖民地,以及鸟粪产品的出产地秘鲁,其次是出于殖民扩张的利益需要进行重大工程建设的地方,如巴拿马、墨西哥、智利等国。

        据谭乾初《古巴杂记》引用的英国驻哈瓦那总领事馆档案材料,1847至1874年间被运往古巴的契约华工总数达143,040人,实际到达古巴126008人。另据秘鲁专门研究华工问题的学者温贝托·罗德里格斯所引用的材料,1849至1874年间约有10万多契约华工移入秘鲁。据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总理埃里克。威廉斯(1911——1981)所著《加勒比地理史》,1853至1879年期间,有14,002名华工迁入莫属圭亚那,1854年至1887年有50“名华工到达瓜德罗普,1859年有500名华工到达马提尼克。另据资料,1890年在荷属圭亚另队今苏里南)的华工达1万人。20世纪初,莫属特立尼达有华侨5,000人。当时,从中国华南运送华工到拉美各国,一般需要4至5个月的海上航行。如到秘鲁要120天,到古巴要147至168天。西方各国的航运商为了攫取暴利,草营人命,拼命超载,苦力船上的饮水、伙食和卫生条件极差,华工忍饥挨饿,口千舌燥,疾病流行。船主还肆意虐待华工。华工在航程中的死亡率很高。

        1853至1873年间,从中国运往古巴的13万多名华工,库中死亡率达13%。运往秘鲁的华工的海上死亡率在19世纪50年代有时竟高达50%。因此,人们将西方国家用来运载华工的苦力船称为,‘浮动地狱,’。中国“苦力”的贩运是西方殖民史上最肮脏的一页。 西方人口贩子通过贩卖华工,牟取暴利。据1871年的有关报道,人口贩子每贩卖名华工到古巴,可获利150比索;到秘鲁可获利200至300比索。1859至1863年每名中国苦力在古巴和秘鲁的市价约为400比索,1866至1874年为350至500比索,有时涨到1,000比索。华工运到拉美各地后,通过“卖人行”公开拍卖给大庄园主、种植园主和矿主作苦力。一般每名华工与雇主各立一份契约即雇工合同,载明工作期限(一般为5至8年)和工资额。古巴历史学家胡安·希门尼斯·帕斯特拉纳在其《古巴历史上的中国人(1847一1930)》一书中刊载了一份华工雇工合同的中、西文原件。这名雇工艺叫吴生,原籍广东省广州人,年龄29岁,立合同日期为同治5年(即1866年)9月17日。合同规定“工期八年……每月工银四元”,“所有城内城外无论何工或田亩或村庄或家中使唤或行内雇工或磨房或园圃指不尽各项工程我悉听从力作”。有的雇工合同甚至还规定了雇主可鞭挞华工次数的最高限额。

        古巴原驻德国公使奇沙礼在本世纪初写的《华工赞助古巴独立史略》一书中写道:华工“签押合约,以为凭证。该约系书华、班两国文字,订明每年鞭挞之数,不得有过若干。无奈华奴不识管工者之算术,由是日受鞭挞,久之亦不记所挞之数矣。彼业农之家,购得华奴后,随即带往植园当工,一如往者黑奴之待遇,每日操作一四时,合同八年期满后,乃得受雇别处。于此八年中,捱饥抵饿,犹为常事。其日夕辛劳,加之以地方污秽,不合卫生,身体日渐疲弱,故华奴于未满合约前而丧失生命,居百分之七十五,惨哉!”可见,雇主们买下华工后,即带回自己的庄园或矿山,迫使华工从事各种繁重的劳役。雇主为了在契约期满前尽可能榨取华工的血汗,常常使用各种强制手段奴役和虐待华工。据估计,古巴华工的劳动寿命只有5年。到1880年,古巴的12万多名华工只剩下4万多人。秘鲁华工活到工作期满的不到三分之一。拉美契约华工实际上处于一种变相奴隶的地位,恩格斯称拉美契约华工制为“隐蔽的苦力奴隶制”。1857年3月马克思在《英人在华的残暴行动》一文中曾强烈谴责西方殖民主义者“对那些被卖到秘鲁沿岸去充当连牛马都不如的奴隶以及在古巴被卖为奴的受骗的契约华工横施暴行‘以至杀害’”的滔天罪行。苦难深重的契约华工从登上拉美海岸的第一天起,就为了解放,为了摆脱身上奴隶的锁链而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由于中拉人民的共同斗争,以及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在拉美盛行了近30年的“苦力贸易”干1874年前后被制止。华工变成了自由的独立劳动者。由几一万契约华工及其他华侨组成的劳动大军,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同拉美当地各族人民一起,共同进行农、矿业开发和交通建设,用辛勤劳动的汗水浇灌拉美的沃野,对各侨居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促进了拉美的繁荣。巴拿马运河的汗凿,中美洲、加勒比地区甘蔗、咖啡、棉花种植园的发展,以及智利硝石和秘鲁鸟粪的开采,巴拿马、秘鲁和墨西哥等国铁路的修建,都凝聚着华工的血汗。

        在19世纪后期,华工、华商和其他华侨也曾为了拉美人民的解放而同当地人民并肩战斗,流血牺牲,对古巴等国的独立起了重要作用。前述古巴驻德公使奇沙礼在《华工赞助古巴独立史略》一书中,高度评价和赞扬了华侨全力帮助与支持古巴独立的功绩:“吾人对此可敬可爱之中国人,正宜尊仰之,感谢不逞也。如无此数千华人助战,及在野工艺厂当工之华人,苟非此勇悍耐苦之华军,以其轻生就义之英雄气概,以助于我古巴之人,则古巴之能否自由,亦未可料。……古巴之华人,对于古巴之自由事业,无不慷慨附助。”古巴各界人民为了纪念在独立战争中壮烈牺牲的华侨战士,特地在首都哈瓦那建立了一座3丈多高的圆柱形纪念碑,碑座上铭刻着古巴民族英雄马蒂的战友贡萨洛将军的赞词:“在古巴的中国人,没有一个是逃兵,没有一个是叛徒。”此外,早期华侨还把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和优秀文化带到拉美,通过与当地人民长期共同生活,推动了彼此的文化交流,增进了中国和拉美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与友谊。早在1864年,中国清政府因古巴华工问题同西班牙签订《中西天津条约》,条约规定,华人可以自由地到西班牙所属的殖民地做工。1875年、1881和1889年,中国又分别同秘鲁、巴西和墨西哥3国签订了通商条约,并建立了外交关系。在海内外谴责凌辱虐待华工和要求改善华工处境的舆论压力下,清政府曾同西班牙、秘鲁等国谈判,并曾于1874年派遣专使陈兰彬赴古巴实地调查华工情况,同年又派容闳为出洋委员到秘鲁调查秘鲁华工状况。1902年中国清政府同古巴正式建交。中国与拉美一些国家建交后,前往拉美的华侨人数逐渐增加。

        拉美的华侨社团:  早在19世纪末和本世纪20年代初,拉美华侨就开始建立华侨社团。如古巴中华会馆建于1893年,1993年正好是百年庆典。建立华侨社团的主要宗旨是联结乡谊,敦睦宗族,患难与共,互助互利。各侨团大都推选当地德高望重的华侨担任领导,将侨胞组织起来,维护华侨权益。华侨社团和组织大体可分几种:一,综合性侨团。范围最广的是各国的中华会馆,其名称因地而异。如巴西的中华会馆,秘鲁的中华通惠总局,秘鲁‘华侨总会,委内瑞拉的中华总会馆等。总会馆之下,还设有地方性的会馆。除中华会馆外,还有以职业为基础组成的组织,如秘鲁总商会,墨西哥的中华商会等,其会员一般为经商者,但并不很严格。二,以原籍同乡成立的地方性侨团。如中山会馆、鹤山会馆、番禹会馆等,为中山、鹤山、番禹县籍华人的团体。有的是几个县籍的侨团,如南三顺会馆是南海、三水、顺德三县籍人的团体。三,按姓氏组成的侨团。如陈疑川堂、林西河堂、李氏公所等。也有一姓而分为不同团体的,如黄江夏堂之外,还有黄云山公所;朱沛国堂之外,又有朱紫阳堂等。有些是数姓合姓一个团体的,如至孝笃亲公所是陈、胡、袁3姓组织,溯源堂是雷、方、邝3姓华人组织,龙冈亲义总公所是由刘、关、张、赵4姓华人组成的侨团。四,政治性的社会团体。如致公党(又称民治党)系由最初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的洪门天地会演变而来,该党在拉美一些国家设有总支,在一国的若干地区附设一些分支机构,如洪门民治党驻秘鲁总支部等。在古巴的华侨曾于1928年建立旅古华侨社会主义同盟,其前身是美洲华侨拥护工农革命大同盟,这是一个政治性的进步侨团,先后创办了《工农呼声》、《救国报》和《光华报》等,宣传民族民主革命思想。1930年5月29日,该同盟领导人黄淘白与古会几名领导人同时被捕,黄淘白于同年8月12 R在监狱中被马查多独裁政权的刽子手杀害。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黄淘白被追认为古巴革命的烈士。五,其他侨团。有职业团体,如餐馆公会等;妇女会、青年会和同源会(由华裔青年组织);文娱、体育性的侨团,如牌会、棋会等。拉美的华人华侨还在不少国家创办了华侨学校和中文报刊。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133462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