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2017年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新年聚会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广东省艺术品经纪人发证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七章 辛亥革命 >>
 
 

        洪门起源----致公总 --- 洪帮天地会:洪门起源于当时的明益王藩府所在地江西省南城县。“洪门”俗称天地会,有10余种名目及大量分支,是一个明末清初兴起的“反清复明”秘密组织。大约1644年秋,居住于南城县的明益藩罗川王、永宁王等明皇族宗社党骨干创建了反清复明的秘密团体。他们以明益王藩府墓地“洪门”为秘密组织名号,带有强烈的血缘家族性质。明太祖朱元璋的六世孙端王朱佑槟就葬于江西省南城洪门镇,其嗣王子孙也相伴左右,并由此形成了一个面积达20平方公里的墓群。洪门天地会、清帮:清(帮)、洪(会),一脈两支,都是中国民间秘密革命组织「天地会」里分出来的,两者具有三百年以上的历史。明末,清兵入关,明崇禎皇帝殉国煤山;史可法在扬州奋战不屈,兵败殉国。他部下有一位幕僚洪英,字启盛,山西平阳府太平县人,明崇禎四年(一六三一)辛未进士。蒲城蔡德忠、怀来方大洪、涿州马超兴、降州胡德帝、李式开,慕名来归,成为他的部下。史可法死难,他犹招抚部众二万,节节抵抗清军。順治二年(一六四五)五月十三日,洪英身受重伤,死于三叉河,临终前命蔡德忠等南下福建,往投郑成功。

        后金順治十八年(一六六一),郑成功退守台湾,招兵买马,徐图反攻。清睿王多儿滚反间破坏,散布「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说法,郑成功帐下文士集议,创设「汉留」,开山立堂,定名「金台山」、「明伦堂」。军营之中,一律兄弟称呼,共同以「反清复明」为宗旨。为了联络志士,建立反清力量,郑成功派大将陈近南赴珠江流域,万云龙往黃河流域,蔡德英等五人到长江流域,从事地下工作。其中陈近南因语言不通,地方不熟,将珠江流域的工作交付蔡德英等五人,自己远走云南、贵州、四川,在湖北襄阳附近的白鶴洞以修道为掩护,纠集志士,共筹大举。雍正十二年(一七三四)七月廿五日在红花亭歃血为盟,兄弟结义。当时夜色朦胧,天发红光,众人警异,以为天意助成,因号「洪家大会」,揭竿起义,这是洪门的由来。后金康熙二十年(一六八一),郑成功嗣子郑经病死,郑克爽立。两年后,施琅攻台湾,郑克爽在失败以后将洪门弟兄花名冊、規章(俗称海底)、以及郑成功的「延平郡王招讨大元帅印」,沉于海底。四川药材商人郭永泰,以经商为掩护,由川入闽,谋求切实联络,一日到達达金门,借宿一漁民家,见其米缸盖上,赫然有汉留规章及海底,急忙追问,知是漁民在台湾近海捞出铁箱。「大元帅印」,已以十两纹銀,售予邻家。郭永泰出资将(大元帅印)买回带返四川,嗣后汉留(洪门)弟兄,身上所带的凭证,即盖用此印,消之为「宝」。同时又因为盖用不周,于是订有许多暗号,名为「海底」,面盘问,必须对答如流,这便叫做:「有宝献宝,无宝盘考。」

       「清帮」的祖师是罗祖,创始人为翁、钱、潘三位同门兄弟,都是江淮人。他们分別收徒,立下三堂六部二十四辈,以及十大帮规。「三堂」是「翁佑堂」、「钱保堂」、「潘安堂」。六部分別执管引见、传道、掌簿、用印、司礼、监察各事。二十四辈犹如家族订定的辈行,计为「清静道德,文成佛法,仁伦智慧,本来自信,元明与礼,大通悟学。」后文另有相关较详尽解释,容后分说。十大帮规亦同。后金乾隆年间(一七三六至一七九五),天地会人士翁德正、钱德慧、潘德林趁清廷困于盗賊满地,曹运受阻,征募督办曹运人员,到北京城揭了皇榜,建议清廷组织「清帮」,承揽曹运,并与「洪门」对抗。他们提出「替天行道,戴发修行」的口号,表面上说替「王子」行道,实际上是指替「天地会」行道,至于「戴发修行」,则是企图保有汉人发式,不予薙芟。清廷不知是计,同时又格于形势,允准立帮。因为曹运是当时国內交通的动脈,曹运不通,清廷生机即受威胁。翁钱潘三位反间计成,随即打着奉旨督办曹运的幌子,建立组织,尊达摩菩提祖师为始祖,二祖慧可禅师,三祖僧灿祖师,四祖道信祖师,五祖弘忍祖师,六祖慧能祖师,金祖清源禅师,林静修祖师,陈静觉祖师,赵静玄祖师,周静灵祖师,罗静卿祖师,陆道元祖师,再下来便是翁、钱、潘三祖,还有王降祖文陞,宿祖文久,萧祖文全,王小祖文功,姚祖文师。又定了金祖演传二十四代法字,亦即二十四倍排行,也就是自金祖清源禅师往下数,实为:「清(清源)静(林静修、陈静觉、赵静玄、周静灵、罗静卿)道(陆道元)德(翁钱潘),文成佛法,仁伦智慧,本来自信,元明与礼,大通悟学。」

        翁钱潘三位的组织能力极强,于是清帮发展迅速,不久便遍布山东、江苏、浙江、江西、安徽、湖北、湖南、福建、广东、河北、河南等省份,头(分支机抅)一百二十八帮半,船只九千九百九十九艘半。一般说来,清帮组织严密,于有清一代,处于半公开的状态下,处境不如洪帮的险恶,但其声势,则远不及洪帮广泛浩大。清帮讲究宗派尊卑,有「师徒如父子」之说。洪帮崇尚手足义气,他们尊奉的三把半香,一是羊角哀左伯桃生死全交,二是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三是梁山泊里一百零八将,半把香名为[瓦岗威风],采自唐史,由于单雄信死于自家兄弟之手,瓦岗的半把香还是秦瓊捧头一哭,哭出來的。洪帮有所谓「兄不大,弟不小」,在帮的人地位一律平等,互以兄弟相称。不过清洪两帮木本水源,同属汉留(又称洪门,天地会,三合会,三点会,因时因地因限于环境,这群从事秘密反抗工作者的团体名称一改再改,会名帮名不一而足)。所以双方如在江湖上相遇,必以「清洪原是一家」,或者「只有金盆开花,沒有清洪分家」为联络口语,生误会。清洪两帮对于吸收人才,有一共同之处。那便是他们着重实行,不尚理想,因此他们的组织章程虽由明末士大夫如顾炎武、王夫之、顾青主、黃梨州等诸人所定,但是他们对于知识份子的争揽始终兴趣不高,这大概是由于他们重是实际工作的缘故。

        三百余年以来,清洪两帮人士,以反清复明,进行种族革命为己志,生死以之,艰苦奋斗,他们拋头颅,洒热血,义旗迭举,前仆后继,他们形成古今中外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壮大的秘密会党。满人应付这一股沛然莫之能御的民族正气,二百六十八年来经常焦头烂额,疲于奔命。统治阶层为欲造成民间对于种族革命者的反感,不惜诬蔑诽谤,罗组入罪,将许多恶劣的称号加诸他们头上,譬如叫他们「光棍」,称他们「流氓」,于是清洪两帮的人士也想出巧妙的解释以资对抗。他们说,「光」是正大光明,「棍」是正直可倚,「流」是汉流,「氓」是亡国之民。还有所谓:「光棍嘴里出圣旨」,表示一言既出,四马难追。还有一项掌故,清帮因为承揽曹运,早先开香堂都在船上,因此凡在船上进香堂的悉称「方门」,后来由于:「粮船不行运,雀桿不点头(意指粮船行不得,旗桿高高在上,不予示可)。」的说法,开始改在陆上收徒,但为保持秘密,每择荒郊野外的孤庙,在庙里进香堂的,名之为「圆门」。茲志清帮的十大帮规于次:一、不许欺师灭祖。二、不准藐视前人。三、不准扒灰放龙。四、不准奸邪淫盗。五、不准江湖乱道。六、不准引水带跳。七、不准扰乱帮规。八、不准以卑为尊。九、不准开闸放水。十、不准欺软凌弱。除此十大帮规以外,还有一项更严格的规定:必须严守帮中秘密。任何人进了清帮,便得「上不传父兄,下不传妻儿」。

        纵使在自家帮里,也只是有纵的关系而无橫的连系。即所谓:「师知其徒,徒识其师。」同参弟兄之中,经常来往不多的,照样的像是路人一般。因此倘若遇到事情,必须要找自家人的时候,他们便唯有利用秘本上规定的切口、动作和手势,种种暗号,都要背诵得一字不差,熟练得一毫不爽。譬如说进茶馆酒楼必定右脚先跨进门坎,左手两指拎着袍衩,盘切口时对方头一句问:「贵有多少船?」应该答以:「一千九百九十一只半。」当地老大有事相商,斟茶时要凤凰三点头──一杯茶分做三次斟满。如果来人比当地老大辈份低,需以大拇指在桌面三跪九叩首,辈份相同,用大拇指在碗盘上点点就行了。清帮人最忌「倥子」冒充,因此切口不熟,手势动作不符,不但得不到所要的帮助,而且大有惹上杀身之祸的可能。而只要动作符合,对答如流,便可以分文不带走遍天下,到处有在帮中人供应食住,解决困难,赠送盘缠,甚至代人卖命报仇──清帮中人是最讲义气的。清帮十大帮规,光明正大,尊师守法,入帮者须以仁义礼智信为立身之本,而特別讲究义气,他们的尊师、敬老精神,值得令人效法。师有所命,弟子谨从,即使赴汤蹈火,莫不奋勇争先。所以他们的道友展转引进,短短时期中即已遍及全国。辛亥革命,清帮中人躬与其役者不胜枚举,嗣后但有公益事项,不论出钱出力,他们必定踴躍轮将,决不后人。凡此种种,都是清帮的传统精神使然。不久国民革命军北伐成功,全国统一,这个兼容并蓄、包罗万象的民间秘密组织,也就由于时代和环境的关系,从此盛极而衰。               

         清代也是我国向海外移民最活跃的时期,19世纪以后,大约有2000多万华侨、华人在世界各地谋生,其中大部分侨居于东南亚、澳洲和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华人、华侨初出国门来到异国他乡,往往依靠三种组织的帮助,一是宗亲会,二是同乡会,三便是洪门组织。加入宗亲会必须属于同宗,加入同乡会,则须属于同乡,惟有加入洪门组织,没有这些限制。因此,洪门往往成为团结各地华侨、华人最广泛的群众性组织。中国人最早到美国谋生大约是在16世纪后半期,但洪门何时流入美国?尚有不同说法。我们认为至迟到19世纪中叶,美洲华人社会已经有洪门组织的存在,则是无可置疑的。 设在旧金山的洪门组织属三点会,称为“义兴堂”,设在昃臣街一座楼房的二层。1854年初,当会员在此聚会时,遭警方袭击,会内文件如会章、誓词、旗帜等均被搜走。其后,义兴堂便把会址迁至沙加缅度街,改称致公堂。1869年美国连结东西部的铁路干线——联合太平洋——中央太平洋铁路接轨以后,华人纷纷由西部向东部迁移,洪门组织也随之流向美国东部,在许多大城市中均建立了洪门组织。华人最早到达加拿大相传是在1779年,当时有30名中国手工业者来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中国人到达加拿大的确切记载是在1856年。 在加拿大也很早就有洪门组织存在。1862年,在加拿大成立了第一个秘密会党组织,“最后定名为中国共济会”。相传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华人矿工中的洪门组织里,有一名叫黄深贵的华人采矿工人,他辗转来到加拿大,于1863年在加拿大金矿区巴克维尔建立了加拿大的第一个洪门组织——洪顺堂。1868年,黄深贵又将原堂址改建成规模更大的堂所,堂内贴有对联:“门外九连山秀茂,寺内三圣佛庄严。”1876年,在加拿大奎斯尼河口又建立致公堂,1882年在巴克维尔也建立了致公堂。由于洪门组织维护了矿工中洪门成员的切身利益,受到华人、华侨中矿工们的欢迎,大批华人加入其中。到1880年初,洪门组织已经发展到新威斯敏斯特与维多利亚,到19世纪末,加拿大各个洪门组织统一为洪门致公堂,有堂所20余座,会众多达2万,几乎包括了全部华工。       

         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中国仍处满清封建王朝黑暗统治中,腐败清廷政府,对内残暴镇压民众,对外丧权辱国。这天,胸怀救国救民大志的几个青年人,又在上海一幢西式小楼书房聚会了。他们即是后来在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中国民主革命先驱:孙文、陆皓东、王韬、宋耀如等。众人一致认为,必须用武装起义,方能推翻满清政权。在他们组织领导下,广州起义、惠州起义……相继失败,但孙文矢志不移,即使流亡海外,他坚忍不拔的革命毅力和事迹广传海外。孙文于1897年7月第一次到加拿大,他从欧洲乘船抵达蒙特利尔,然后乘火车西行经温哥华来到维多利亚,在此逗留了十几天。孙中山先生在维多利亚逗留期间亲自走访了“唐人街”的美以美教会礼拜堂,了解当地的政治风情及侨团情况,当时华人社会中保皇之风甚浓,视国民革命为异端邪说,工作相当艰巨。后来,孙中山先生到坎伯兰街的华人商行“英昌隆”号买东西,结识了店铺主人李其灿父子,言谈颇为投机,于是他每日前往,宣传革命道理,中山先生言辞恳切,深入浅出,听者无不点头称是,为之动容。孙中山先生在游历美洲时,发现海外致公堂其实是一反清复明的洪门组织。孙中山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认为非加入洪门,实无法利用此美洲华侨之人力、财力。于是听从杨文纳的建议,请洪门前辈叔父钟水养介绍,于一九零四年一月十一日,加入檀香山致公堂,这一天同时加盟者共有六十多人。当时在致公堂中的保皇党人,竟提议阻止孙中山加入。幸亏钟水养仗义直言:洪门宗旨在于反清复明,招贤纳士,孙逸仙先生所倡导的革命,与洪门宗旨相符,为甚么要拒绝呢?反对者才哑口无言,旋得入围,并由主盟大哥封孙中山为「插柳山上的洪棍大哥」。

        孙中山加入洪门后不久,就乘船由檀香山赴美。行前曾将消息告知报社记者,希望夏季即可返国,大举义师,推翻满清。孙中山到美之后,几经观察致公堂的组织、精神、真正的目的后。于是向致公总堂提议举行洪门会员总注册,以加强团结,并代撰致公堂新章规程八十条。几经昆仲们研究,于是,致公堂作出决定:(一)修订新章八十条,发表宣言;(二)改组大同日报,由孙中山推荐冯自由任主编;(三)派黄三德随同孙中山,遍游全美国百余埠,鼓动会员注册;(四)由黄三德晋封孙中山为洪门双龙头大哥。于是,孙中山与黄三德遍游全美各埠,劝告各地致公堂赶办注册事宜,历时数月,出而赞助者有纽约的雷月池、黄溪记,波士顿的梅宗,罗省的杨廷光、吕统积等人。只是当时各分堂对于总堂向来缺少联络,团体日渐涣散,威信渐失,加上各埠洪门致公堂有些重要首领都染有 康、梁 保皇党的余毒,忘记了反清复明的本来面目,孙中山等虽苦心孤诣,舌敝唇焦,然而各分堂大多阳奉阴违,拖延不办。孙中山先生奔走数月,收效甚少,于是把注册之事交给黄三德,便前往欧洲各国为革命事业募集资金。

        1909年,广州新军起义失败后的夏天,孙中山经过日本与黄兴等商计卷土重来,急需经费15万元,10月12日在槟榔屿开秘密会议,南洋各地的洪门会党成员也到会参加,得知将策划在广州发动起义后,当场认捐八千余元,几日内达五六万元。后来孙中山曾有一信写给美洲致公堂同志请筹款以应起义,接信后美洲致公堂立即发动筹募捐款,当时以加拿大华侨最为热烈(因孙中山在加拿大温哥华和洪门关系密切),以致公堂的楼房抵押款三万元,共七万元汇国内。当时孙中山看到了海外华侨的力量,曾命美国的同盟会员一律加入致公堂,以便於合作,而利于筹饷救国(因入堂手续繁重而难)。同时,南洋各地也派遣洪门成员到内地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工作。1910年2月,孙中山在美国旧金山获悉广州新军起义失败的消息,决定取道檀香山回国,为了给下一次武装起义募捐筹款,他在回国前决定重返加拿大,遍访维多利亚和温哥华各埠洪门致公党以及侨胞。此时海内外革命风气大开,孙中山由美国转来加拿大,在温哥华上海巷、广州巷附近戏院一连四天演讲革命,听众众多,反应强烈,为支持革命,加拿大侨胞也都积极捐款。在这之后不久,孙中山青年时代的挚友、兴中会会员冯自由从香港来加拿大,秘密组织中国革命同盟会,并任温哥华洪门致公堂喉舌《大汉日报》的主笔,积极从事革命宣传,大力发展同盟会员,使这里的革命气氛为之一振。

        1910年冬天,冯自由电告孙中山,请他来加筹款,以应广州起义之急需。1911年(辛亥)正月初八,孙中山第三次来到温哥华时,前往车站欢迎的侨胞有一千余人。孙中山下车以后,即由冯自由等陪同前往洪门致公堂与本埠的同盟会会员见面,阐明了国民革命的意义及此次来加的目的。孙中山抵达温哥华不久,加拿大的洪门筹饷局即宣告成立。当时设在香港的革命军需统筹部曾多次来电催款。冯自由对孙中山说,洪门致公堂的会员多数都是劳工阶级,光凭个人捐款,为数有限。各大城市的洪门致公堂都购置有产业,若能将产业变卖,实为事半功倍。孙中山觉得言之有理,于是即同冯自由一道前往维多利亚与洪门致公堂总堂大佬黄三德及各位执事商议。会上有人提议,为了加速国民革命,可先把维多利亚致公堂总堂的楼宇向不列颠哥伦比亚房地产公司进行抵押,所得款项可急电汇往香港,作为接济国民革命军起义之用。维多利亚洪门致公堂率先变卖房产资助革命的义举传出后,华侨社团人心大振,自动捐款资助革命者络绎不绝。在1911年加拿大华侨为黄花岗起义筹款,维多利亚致公堂变卖房产,筹得34000元,温哥华致公堂以房产作抵押,筹得19000元,蒙特利尔方面也筹得11000元,连同其他各地的捐献,共捐款7万多元港币,是世界各地筹款最多的。 

         民国元年﹐黄三德回国抵广州之后﹐与孙文谈及致公堂立案注册事﹐谈一个月之久﹐末达成共昔。后来黄三德与胡汉民见面﹐谈谓洪门帮助革命﹐不能不谓之有功﹐今区区一纸立案注册批词而拒绝之﹐试问良心何在。若果不准洪门立案注册﹐应偿还洪门人士所捐之革命军饷﹐各埠洪门为帮助革命而变卖抵押之实业﹐应当一一为之赎回。温哥华楼宇在民国二年时拟筹款书足素赎回。袁世凯既倒之后﹐三藩市总堂有电到中美洲占尾架﹐催黄三德回国﹐再进行洪门立案事。黄三德既回国之后﹐见到孙文,两人又谈起至公堂立案的事情,孙中山拒绝洪门立案,黄三德自此亦不复与孙中山来往。后来黄三德为了早日赎回实业,也是为了华侨的利益着想,发动华侨募捐,但成绩不够理想。直至民十年(1921)时﹐黄三德游加拿大﹐始集议设法筹款。除每人缴交年费外﹐又另每人最少捐三元﹐另由三藩市至公堂筹借三千元﹐始将加拿大温哥华楼宇赎回。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140533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