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2017年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新年聚会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广东省艺术品经纪人发证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七章 辛亥革命 >>
 
 

        1912年民军押货单 : 雷州半岛土匪猖獗,闻名于世。清末,广东沿海(尤其是雷州半岛、潮汕南澳、珠三角)匪盗为患。在这些地区,盗匪横行,打家劫舍,掳人勒索,设卡坐收“行水”(买路钱)、保护费;据地强收“禾票”(按田亩收费);骑劫客船丶货船丶抢劫行旅;大量走私贩毒,包烟包赌。多与地方官吏相勾结,设立堂名,扩充势力。为了争夺地盘,相互之间经常发生械斗,扰乱社会秩序。清廷曾下令侦查缉拿。据《光绪朝东华录》上所载:光绪十七年(1891年)正月至五月,清廷驻广东绿营兵勇抓获匪犯176名,均在行营就地正法。当时还对在徐闻县的琼州海峡边流窜、抢劫商民的海盗进行了查剿,缉获以许芒漳(福建人)和陈亚福(海南人)为首的两股海盗,陈亚福被当场击毙,许芒漳等10名案犯被正法。但是,查办破获的盗匪案件只占发生数的很小比例,大多数案件并没有侦查惩办。因为当时清廷政局动荡,反清起义四起,对治安已无力整治。

        清末民初,由于军阀混战,地方政府腐败无能,致使人民流离失所,一些农民不堪贫困,铤而走险,沦为土匪。1916年,广州湾成为土匪的大本营。李福隆(海康县企水墟人)、陈振彪(遂溪县太平造甲村人)、杨陈子(海康县人)等匪首在法国帝国主义者的扶植和支持下,气焰日盛。《广东通志》上也有记载:“民国建立初期,广东军阀混战,政权迭变,土匪蜂起。其中最为严重的是雷州半岛地区及粤东的南澳岛。”1918年5月1日,广东督军莫荣新、省长翟汪通令高雷各属,“认真缉捕,以缓舆情”,高雷镇守使奉命组织官兵剿匪。由于国民政府派兵围剿,盗匪在广州湾无法立足,便陆续南移。其时雷州半岛三县中,徐闻县境大部分为原始的热带森林覆盖,隐藏在莽亘逶迤的山坡间、不见天日的原始森林中,加之徐闻土地富庶、物产丰饶、民风淳和,有“富源之国”之称;且徐闻地自古以来山高皇帝远,有易守难攻,远离省城和府城偏安一隅不被注意等有利因素。于是民国7年7月李福隆、陈振彪、杨陈子、陈子娘、陈四公等五股盗匪先行南下到徐闻锦囊抢掠,号称“万三三”(意为人数13300人),其来势凶猛,很多村庄都被攻克,沦为匪巢。自此以后,其他盗匪遂从广州湾、雷州等地纷纷跑到徐闻山安营扎寨。

        至民国15年,盗匪设置了深井、前山、沟尾、迈老埚、四方山、老宿地、北合、竹林、桃园、仙桥、三品斋、安马等山寨200余座;前山、龙塘、曲界、锦和、下桥等地成为盗匪的出没的主要地区。盗匪占据徐闻山林后,与广州湾的法国殖民者互相勾结,并拉拢一些地方豪强,筹买枪枝,囤集粮草,扩充队伍,收集国民党散兵游勇、一些流氓、歹徒及破产农民、无业游民相继加入匪帮。在广州湾法国帝国主义者给予军火资助下,加上地方政府清剿不力,致使土匪势力愈来愈盛。当时匪帮在广州湾至徐闻沿途的客路、城月、南兴、龙门、英利、下桥等圩镇设立联络站点,收集情报,推销赃物。甚至还在徐闻县英利墟设立秘密枪械所,制造枪支弹药。至1924年,聚集于徐闻的土匪就有5000多人。当时的《中国农民》发表文章惊呼:“南路土匪之多,为广东全省冠,亦可说为全国之冠,而雷州土匪之多,又为南路各属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131387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