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2017年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新年聚会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广东省艺术品经纪人发证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八章 华侨股票 >>
 
 

        这是唯一可以见到在旧金山认购的新宁铁路股票 : 新宁铁路,是中国铁路和江门五邑侨乡历史上的一件大事。新宁铁路是中国第一条用中国人的资金、中国人的技术修筑的民营铁路,是江门侨乡历史前进的火车头,是20世纪前30年江门侨乡经济发展的大动脉。中国第一条侨资民营铁路是旅南洋侨胞张榕轩、张耀轩昆仲于1904年至1906年投资300万元兴建的全长42公里的潮汕铁路,它比新宁铁路早两年通车。由于潮汕铁路是雇请日本公司承建的, 新宁铁路是中国第一条用中国人的资金、中国人的技术修建的民营铁路,它的伟大历史意义,如陈宜禧先生所说的那样:“以中国人之资本,筑中国人之铁路;以中国人之学力,建中国人之工程;以中国人之力量,创中国史之奇功”!

        陈宜禧先生是清代新宁县矬峒都六村宁美堡朗美村人,字畅庭,英文名Hi Chen。关于他的出生年月,有文史资料记载为1844年6月22日,而据陈宜禧家谱的记载,是道光二十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即1845年12月14日。 陈宜禧幼年时失去双亲,由本村乡亲收养,他童年时牧牛,12岁时随养父母种地,14岁以挑货郎担(台山人叫“鼓槓”)流动卖针头线脑之类的小商品为生。一天,他在村边卖货时,一位顽童踢翻了他的货担,他没有争执,而是默默地收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货物。这情景被同村回国探亲的华侨陈宜道看见,认为他“孺子可教也”,便上前询问他是否愿意去美国谋生。在征得他本人和养父母同意后,在1860年6月带他去美国。

        当时陈宜禧还未满15周岁。陈宜禧去美国时年少体弱,不能像其他华工一样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于是在一位铁路工程师家里帮佣。陈宜禧聪明伶俐,把这个家料理得井井有条,因而深得主人夫妇喜爱,夫人在工余时间教他英文。后来,主人送他去铁路夜校读书。陈宜禧勤奋学习,进步很快。1865年他20岁时,参加修筑中央太平洋铁路工作,从杂工升为技术工,再升为管工。在有了一定的经济积累后,陈宜禧作为合伙人,加入族叔陈程学在西雅图开设的华昌(Wa Chong Co)公司。1888年,陈宜禧43岁时,离开华昌公司,在西雅图市华盛顿街208-210号建筑了一幢三层楼,开办广德公司,从事劳工经纪业务。主要为北太平洋铁路工程介绍劳工,同时承包西雅图市电缆车和商业区建筑工程。他在美国参与铁路工程长达40年,获得了丰富的经验。

        1904年2月,陈宜禧回国,倡议修筑新宁铁路,这个倡议得到家乡民众和旅外华侨的大力支持。当年6月,陈宜禧邀集乡绅,成立修筑新宁铁路筹备处,绅士们公推陈宜禧为总办,余灼(台山附城桂水人)为协理。由余灼执笔,草拟了《倡建宁城、新昌、冲萎、三夹铁路小引》、《修筑新宁铁路估工清单》和《筹办新宁铁路有限公司章程》等文件。这些文件阐述了修筑新宁铁路的意义、线路走向、筹款办法等。《公司章程》规定,新宁铁路“不收洋股,不借洋款,工程由本县人自办”。这条规定,是中国铁路史上的创举,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

        1905年2月,陈宜禧自费去香港、旧金山、西雅图和温哥华等地,向华侨募集股金。他喊出了一个饱含着爱国激情、令侨胞们热血沸腾的招股口号:“以中国人之资本,筑中国人之铁路;以中国人之学力,建中国人之工程;以中国人之力量,创中国史之奇功!”无数华侨为这口号所感奋,他很快就募集了股金2758412元,超出原计划4倍。1905年2月17日旧金山中文报纸《中西日报》发表社论《兴办新宁铁路之希望》指出:“合廿二行省之铁路计之,利权皆操之外人,唯新宁铁路之利权,则完全无缺”。在申请立案筑路时,陈宜禧经历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两广总督岑春煊始以“无碍田园庐墓始得筑路”,继之以“应由领有外洋毕业文凭之人妥为办理”为由横加阻挠。陈宜禧据理力争,声明自己“在金山各埠承办铁路工程四十年,领有造路工凭照”,他又向商部右丞王清穆求助,并得清廷出使美国大臣梁诚致电商部,力保陈宜禧“确有把握,应请责成专办,勿听阻挠”,这才得以立案。最后,慈禧太后于1906年1月22日批示“依议,钦此”,新宁铁路才得以在1906年5月1日正式动工。

        新宁铁路于1906年5月1日破土动工,1920年3月20日全线贯通,工程分三期完成。为农工商部四等顾问,官阶由正三品晋升为正二品,尊称为资政大夫。詹天佑被授予道员官衙正四品和进士功名。由此,陈宜禧获得当时全国铁路界最高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陈宜禧于1929年5月18日逝世。纵观陈宜禧的一生,他是一位为建设家乡而奋斗终生的爱国者,是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铮铮铁汉。

        1937年11月15日至1938年1月,日寇飞机对新宁铁路进行了几十次野蛮的轰炸,许多重要设施被炸毁。1938年12月12日,第四路军江门办事处主任徐景唐,命令新会、台山两县政府彻底破坏新宁铁路。从此,盛极一时的新宁铁路不复存在。然而,巴金先生在1933年6月6日乘坐新宁铁路火车,从会城去公益访问新宁铁路工人子弟学校校长黎健民后,写了散文《机器的诗》,使新宁铁路在中国文学宝库中得到了永生。

        选自《旅途随笔》巴金:  [为了去看一个朋友,我做了一次新宁铁路上的旅客。我和三个朋友一路从会城到公益,我们在火车上大约坐了三个钟头。时间长,天气热,但是我并不觉得寂寞。南国的风物的确有一种迷人的力量。在我的眼里一切都显出一种梦景般的美:那样茂盛的绿树,那样明亮的红土,那一块一块的稻田,那一堆一堆的房屋,还有明镜似的河水,高耸的碉楼。南国的乡村,虽然里面包含了不少的痛苦,但是表面上它们还是很平静,很美丽的!到了潭江,火车停下来。

        车轮没有动,外面的景物却开始慢慢地移动了。这不是什么奇迹。这是新宁铁路上的一段最美丽的工程。这里没有桥,火车驶上了轮船,就停留在船上,让轮船载着它慢慢地渡过江去。我下了车,站在铁板上。船身并小,甲板上铺着铁轨,火车就躺在铁轨上喘气。左边有卖饮食的货摊,许多人围在那里谈笑。我一面走,一面看。我走过火车头前面,到了右边。船上有不少的工人。朋友告诉我,在船上作工的人在一百以上。我似乎没有看见这么多。有些工人在抬铁链,有几个工人在管机器。在每一副机器的旁边至少站得有一个穿香云纱衫裤的工人。他们管理机器,指挥轮船前进。看见这些站在机器旁边的工人的昂头自如的神情,我从心底生出了感动。四周是平静的白水,远处有树,有屋。江面很宽。在这样的背景里显出了管理机器的工人的雄姿。机器有规律地响着。火车趴在那里,像一条被人制服了的毒蛇。我看着这一切,我感到了一种诗情。我仿佛读了一首真正的诗。于是一种喜悦的、差不多使我的心颤抖的感情抓住了我。这机器的诗的动人的力量,比任何诗人的作品都大得多。诗应该给人以创造的喜悦,诗应该散布生命。

        我不是诗人,但是我却相信真正的诗人一定认识机器的力量,机器工作的巧妙,机器运动的优雅,机器制造的完备。机器是创造的,生产的,完美的,有力的。只有机器的诗才能够给人以一种创造的喜悦。那些工人,那些管理机器、指挥轮船、把千百个人、把许多辆火车载过潭江的工人,当他们站在铁板上面,机器旁边,一面管理机器,一面望着白茫茫的江面,看见轮船慢慢地驶近岸的时候,他们心里的感觉,如果有人能够真实地写下来,一定是一首好诗。我在上海常常看见一些大楼的修建。打桩的时候,许多人都围在那里看。有力的机器从高处把一根又高又粗的木桩打进土地里面去;一下,一下,声音和动作都是有规律的,很快地就把木桩完全打进地里去了,四周旁观者的脸上都浮出了惊奇的微笑。地是平的,木头完全埋在地底下了。这似乎是不可信的奇迹。机器完成了奇迹,给了每个人以喜悦。这种喜悦的感情,也就是诗的感情。我每次看见工人建筑房屋,就仿佛读一首好诗。]   

        为了表彰陈宜禧的丰功伟绩,新宁铁路董事局曾于1920年3月19日在台城火车站立了他的铜像。这个铜像于1966年8月被毁。1984年9月26日,台山县人民政府重立了陈宜禧先生铜像。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350167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