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藏协春茗暨表彰大会举行 38位会员获颁协会模范奖章
简讯 1月27日下午,协会军品专委会在广州举行2018年度第一次活动日
活动|“2017辛亥革命实物捐赠特展”开幕啦!
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九章 近代文史 >>
 
 

        宣统元年武汉第一次勤业会褒奖状 : 南洋劝业会湖北馆正门 1910年(宣统二年)清廷为“振兴实业,为国家富强”,由两江总督及农工商都会同各直督抚在金陵(今南京)设立南洋劝业会,以南洋大臣、两江总督张人骏为会长。劝业会由全国22行省分馆组成,各省将其物产荟萃罗列于此。

        宣统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公元1910年6月5日),南洋劝业会在江宁(今南京)揭幕,这是我国首次举办的大型博览会。“名虽冠以南洋,实则推行全国”。除蒙古、西藏、新疆外,全国二十二个行省全都提供了展品。“其规模介于地方博览与全国博览会之间”。全部展品号称100万件。历时近半年,参观人数达30多万人次。时人称南洋劝业会“为我中国五千年未有之盛举”。南洋劝业会的发起人是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端方。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底,清廷派载泽、端方等五大臣前往欧美、日本“考察政治”。端方在欧美期间,除考察各国政治外,还注意留心各国之博览会。在归国途中,端方又特别仔细考察了在意大利米兰举办的世界博览会及渔业赛会,对博览会的作用有了比较深刻的印象和认识。端方回国后,于光绪三十二年六月(1906年7月)实授南洋大臣、两江总督。端方莅任后,即酝酿在江宁举办博览会,以实际行动谋实业之发达。端方的这一设想得到江浙上层绅商的响应与支持。于是,端方即于光绪三十四年十一月十四日(1908年12月7日)会同江苏巡抚联衔奏请于江宁举办第一次南洋劝业会,“专以振兴实业,开通民智为主意”。端方在奏折中申述了举办南洋劝业之理由:“臣前年奉使欧美,察其农工商业之盛,无不由比赛激动而来,自莅两江任后,时竞竞焉以仿行赛会为急务。”

        端方上奏后,即于江宁设立南洋劝业会事务所,委候补道陈琪为坐办,商科举人向瑞琨为帮办,常川驻会办事。下设庶务、文牍、调查建筑等科,每科设正副科长一人,科员数人,共四十余人。“均系遴选留学东西洋高等商科及在内地学堂毕业生或曾赴各国参与博览会务具有经验之官绅”。又于上海成立董事会,具体负责筹款、征集各省赛品等业务。所选董事13人,大多为江浙工商界的头面人物。宣统元年二月十五日(1909年3月6日),端方又咨请各省督抚筹设各省出品协会,赞助南洋劝业会盛举。两江则通令筹设各府、州、厅物产会。宣统元年五月,端方改调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遗缺由两广总督张人骏接替。七月十三日,清廷正式下谕同意开办南洋劝业会。从此,筹备工作加速进行。劝业会原定经费50万元,张人骏追加至70万元,官商各认一半。在清廷督促下,各省也相继成立了出品协会、协赞会、物产会,负责收集各省之参展物品。宣统二年正月初四(1910年2月13日)南洋劝业会会场落成竣工。三月初八日,清廷旨派农工商部右侍郎杨士琦为审查总长,候补四品京堂蒯光典为提调。至此,筹备工作大体就绪。

        南洋劝业会场位于江宁城北三牌楼一带,占地一千亩,内有两江所建馆、外省自建馆及各专业馆共32个。此外,尚有众多辅助建筑:会务机关有会议厅、事务所、发行所、审查室等;娱乐设施有牌楼、奏乐亭、纪念塔、喷水池等;贩卖设施有劝工场、会馆、商店等;交通设施有邮局、电话局、轻便铁路等。总计耗资150余万银元。建筑大多系仿照欧美风格,“俨然有欧洲特立之新市场风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展览馆门首及其檐边脊顶均装饰有电灯,马路两旁及展览馆周围花丛树林中装饰五色电灯。入夜之时,灯火辉煌,炫耀夺目。每当清风徐来,龙旗飘扬,夕阳斜照,草木争妍,十分壮观。南洋劝业会是对清末“新政”成绩的一次总检阅。在审查总长杨士琦主持下,对参展物品认真“审查性质,分别等第,给以奖章,以示奖励”。最后评选出一等奖66件,二等奖214件,三等奖428件,四等奖1218件,五等奖3345件,合计获奖赛品5271件。这些获奖产品大多是我国传统产品。在获一等奖的66种产品中,以农产品中之丝、茶叶(砖)、工艺品之染织类居多,矿产、陶瓷、教育品、美术品次之,机械、武备、棉纱、面粉、水产、畜牧各占一二,机械工业品不仅寥若晨星,而且与外国同类产品相去甚远,不足以“炫耀于人而为商战之利器。”

        人们对参展物品之缺少创造发明多少感到有点失望。宣统二年十月初六、初七日(1910年11月7至8日)出版的《申报》有《对于南洋劝业会之评论》一文指出:“此次南洋劝业会陈列之物品,虽形形色色,无虑数千万种,然多系我国固有之物,绝少发明仿造之品。且华丽装饰之品多,朴素应用之物少。就其最易动目者言之,如刺绣、雕刻、书画等虽为擅胜会场之物,惜皆无关实用。至于日常需用之物,则寥寥不多见焉。故此次南洋劝业会之物品,多美术而少实用,仅能耗财而不能生利,自表面观之,无异开一赛珍会,聚宝会,各以华丽贵重之物罗列其间,为争炫斗妍计也。且就其陈列之物品一望而知我国尚未脱昔日闭关之习,故亦未受世界大通之益也。”相对而言,直隶、湖北、江苏几省展品质量较高,多少有一些机械工业产品。尤其直隶馆略胜一筹,给参观者留下了较深刻的印象。张謇在参观了直隶馆后,曾在宣统二年五月二十七日的日记里写下了如下一段观感:“颇觉袁(世凯)为直督之能任事,此人毕竟与人不同。工艺殊有擅胜处,江苏不及也。”后来张謇又在《自订年谱》中写了如下两句:“观劝业会直隶馆,颇感袁世凯才调在诸督上。”这也许是辛亥革命后张謇极力推崇袁世凯出任临时大总统的一个原因吧。

        直隶是新政发源地,袁世凯又刻意提倡,因此该省展品略胜他省,亦为当然之事。相反,内地各省则依然处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状态,近代工业尚付阙如。这从南洋劝业会展品中充分地显示了出来。有识之士从南洋劝业会中看出了中国产业衰败的原因。他们指出:“观此次劝业会陈列之物品,而知我国之实业所以日就败坏之故。今可以最简单之语概括之:一、我国物品天产多而造少;二、人造之物又以徒供装饰无关实用者为多。有此二弊,土货所以日弊,洋货所以日盛,而我国实业界遂成江河日下之势。”因此,他们呼吁:“实业界诸君子苟具热心毅力者,自经此会一赛之后,亟宜抉其病根之所在,同德同力而为挽回既倒狂澜之计也。”由此可见,南洋劝业会对于近代实业界认识自己的不足,鞭策自己急起直追,迎头赶上世界先进水平,无疑有着推动作用。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238
239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247
248
249
250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840692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