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2017年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新年聚会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广东省艺术品经纪人发证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一章 华侨文献 >>
 
 

          1 9 1 1 ~1 9 4 9 年民国时期的澳门 ---澳门本属广东省香山县,自葡萄牙人1 5 5 3 年定居以来,澳门便与香山县的关系密不可分。明清以来,文人雅土至澳门游历、学道、定居者,可谓不计其数。明、清、民国以来寓居澳门的著名文人至少有6 6 人。他们包括张穆丶吴历、吴兴祚、成克大、劳之辨、屈大均、陈独漉、何绛、方颛恺、大汕和尚、何(左木右式)、刘世重、杨节、汪俊来、王轸、印光任、张汝霖、李珠光、罗天尺、陈官、李遐龄、蔡显原、何健、吴启苞、李龙耀、汤贻汾、钟启韶、阮元、魏源、赵源、冯龙官、黄德峻、谭莹、鲍俊、简朝亮、陈荣衮、丘逢甲、余采香、吴亮(左王右廷)、何逢初、左秉隆、梁乔汉、杨增辉、郑官应、沈泽棠、汪兆镛、汪兆铨、丁仁长、吴道(左钅右容)、潘飞声、黄节、崔师贵、朱秉筠、张学华、陈洵、李蟠、黎畅久、梁彦明、张国华、陈融、黄棣华、张树业、金曾澄、张虹、傅学、马复。鸦片战争(1 8 4 2 年)后,有心国事的中国知识分子(如魏源)都曾有澳门之游。清末改良派名士郑观应(香山县雍陌乡人)自幼便出入澳门,更在澳门撰写完成(1 8 8 6 ~1 8 9 1 年)其代表作《盛世危言》,对清末政治思想影响深远。1 8 9 5 年后,改良派领袖康有为、康广仁陆续入澳,梁启超更于1 8 9 7 年2 月在澳门创办《知新报》,鼓吹维新变法。台湾抗日领袖丘逢甲起义失败后,亦一度藏身澳门,赋诗自叹。不过,对中国现代史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仍首推孙中山先生(香山县翠亨村人)。

         孙中山父亲孙达成,年青时即曾在澳门作过裁缝、鞋匠。后来孙中山长兄孙德彰及孙中山(德明)本人也是经澳门前往檀香山的。因此,少年时代的孙中山就经常随父兄来往香山澳门之间。1 8 8 7 年孙中山自檀香山返国后,先就读于广州博济书院,后转学于香港西医学院(雅丽氏医院附设医学院),澳门更是孙氏返乡必经之地。位于澳门水坑尾巷十四号的杨鹤龄故宅,一度是“四大寇”(孙文、陈少白、尤烈、杨鹤龄)的常聚之所。1 8 9 2 年秋孙中山自香港西医学院毕业后,便应澳门镜湖医院之邀至澳门行医,成为澳门首位华人西医。同年1 2 月,孙中山向镜湖医院借银3 4 0 0 两,在澳门大街(今草堆街8 号)开设中西药局,自己挂牌行医,并兼任镜湖医院义务医席,暗地里则开展革命宣传活动。此时,陆皓东、杨鹤龄、史坚如、杨心如等不时入澳,与孙中山畅谈时务。因此,澳门可以说是孙中山首次开展革命活动之地。1 8 9 3 年春,孙中山被澳门葡医所排斥,迁居广州。但是,这并不表示他放弃澳门。相反地,同年7 月1 8 日,他与澳门土生葡萄牙人飞南第(又译飞能地)等志士合作创办了澳门第一份双语新闻纸,以中文、葡文刊印的《镜海丛报》。这份双语周报除报道澳门与国内外新闻外,还刊登了不少革命政论与革命党人活动的消息,可以说是清末革命派的第一份新闻报纸。以后革命党人在广东策划的多次起义,除香港为主外,都或多或少通过澳门的革命党人组织联络,直至辛亥革命(1 9 1 1 年)起义成功,其活动一直未曾断绝。

         1 9 1 3 年春,孙中山元配卢慕贞女士自香山故居迁澳定居,以躲避袁世凯党人迫害。自此以后,卢太夫人虽一度前往日本处理与孙中山协议离婚事宜,但最后还是定居在澳门,受女儿及孙女供养,并改信奉天主教,寿终于澳门。1 9 2 0 年,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后,孙中山的革命活动才少与澳门相连,因为国民党已以广州为革命根据地。但是,孙中山仍然在思想上,为中国对澳门问题的基本立场与政策,定下了一个不可动摇的方针,那就是不承认“不平等条约”的效力,及致力废除“不平等条约”——亦即中国必须要在澳门恢复行使主权。民国时期中葡政府对澳门主权的不同立场 ---中华民国对澳门地位的基本立场是:澳门是中国领土,必须收回。1 9 8 7 年清廷与葡国签署的《中葡和好通商条约》是不平等条约,中华民国不承认其效力。1 9 2 3 年1 月1 日公布的《中国国民党宣言》中,国民党便已指责清廷订立了许多不平等条约。其后,《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1 9 2 4 年)、国父孙中山先生的《北上宣言》(1 9 2 5 年),均重申了废除不平等条约的主张。1 9 2 5 年,孙中山病逝于北平,立下遗嘱:“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追注中国之自由平等,……废除不平等条约,尤须于最短期间,促其实现,是所至嘱。”1 9 2 8 年4 月,国民党政府通知葡国政府,要求终止《中葡和好通商条约》。6 月1 5 日,国民党政府对外发表宣言,声称愿以正常手续,本平等及相互尊重主权宗旨,改立条约。7 月7 日,再宣布已满期的不平等条约无效,另订新约;未满者应行重订;旧约期满,新约未定者,依临时办法处理。不久之后,国民党政府即据此原则与葡国政府签署中葡新约。1 9 4 3 年3 月,蒋介石在重庆出版的《中国之命运》中重申中国收回过去失土的决心,并认为不平等条约的内容应包括:(一)领事裁判权;(二)关税协定权;(三)租界;(四)军舰行驶停泊权;(五)海关税务管理权;(六)沿海贸易权;(七)内河航行权;(八)势力范围;(九)租借地;(十)铁路建筑权;(十一)铁路附属地,(十二)矿山开采权;(十三)外国军队驻扎权;(十四)邮政洋人任用权及外国邮局;(十五)设厂制造权;(十六)使馆界;(十七)关税支配权及关馀保管权;(十八)管理内河及使用外国引水人、建造灯塔浮标等。

         1 9 4 5 年9 月,抗日战争胜利不久,中国政府即通知葡国,要求通过谈判途径解决澳门问题。不过,此事旋因内战爆发,没有进行实质的洽谈。综合来看,国民党政府对澳门是中国领土的基本立场是一贯的、坚定不移的。但在实际执行的层次上,却持有相当的弹性,而且非常克制。除了在北伐(第一次大革命)时期的一段时间(1 9 2 7 年1 月至7 月)内出现过强行收回汉口英租界、九江英租界、镇江英租界等行动外,国民党政府不但在整体策略上对外国租界保持审慎态度,在兼具租界、租借地等性质的葡治澳门问题上,也一直默许葡国继续管理澳门的路线。对葡萄牙共和国来说,它几乎完全继承了葡萄牙王国对澳门的立场,即认为澳门是葡国的“海外领土”(属地)。1 8 2 2 年,葡萄牙王国颁布的首部《皇家宪法》,单方面宣布澳门为葡国海外领土——此决定一直没式照会过清廷。1 8 2 6 年与1 8 3 8 年颁布的另外两部《皇家宪法》,这个立场没有改变。1 8 4 4 年的宪法修正案中,还将澳门升格为“澳门、帝汉、苏禄海外省”,与远在千里之外的帝汶、苏禄合并,省府设在澳门,再不归属印度果亚管辖。1 9 1 1 年通过的第一部《葡萄牙共和国宪法》,1 9 3 0 年通过的《殖民地法》及1 9 3 3 年通过的《葡萄牙组织宪章》,葡国都将澳门当作葡萄牙的海外领土,为葡萄牙殖民帝国的一部分。1 9 5 1 年修宪时,葡国将“海外殖民地”改称为“海外省”。1 9 7 1 年再度修宪,海外省获得自治权力。这种基本立场,直到1 9 7 6 年2 月1 7 日通过的《澳门组织章程》,及4 月2 日颁布的第三个《葡萄牙共和国宪法》追认澳门拥有的特殊地位后,澳门才被视为“葡国管治之下的中国领土”。但是,在此之前,中国与葡萄牙政府由于对澳门主权归属何国拥有不同的立场,所以在民国时代,中葡双方在澳门问题上曾发生过不少冲突。

        中国人民收回澳门的呼声 ---1 9 1 0 年1 0 月5 日,葡萄牙爆发民主革命,推?帝制,创建共和。次年中国也推翻帝制,建立民国。本来双方在澳门地位问题上,是应该可以平心静气商谈的。但是,葡萄牙共和国却全盘继承了葡萄牙王国的观点,中葡双方关系遂一直无法好转。1 9 1 3 年,葡国驻华公使柏德罗向中国政府递交照会,提出澳门划界问题,中国政府本来也准备与葡萄牙和平解决此事,岂料1 9 1 4 年外交部与葡萄牙公使一经接触,发觉葡萄牙人仍然坚持1 9 0 9 年香港划界谈判时所提出的条件,此事遂又不了了之。粤澳青洲填海造地纠纷 ---1 9 1 9 年9 月,澳葡当局未经中国同意,以澳门与青洲之间的堤防(今青洲大马路)为中心,向两旁的海面进行填海造地,藉此扩大地界,引起中国方面抗议。广州军政府多次与葡萄牙驻广州领事进行交涉,要求澳葡当局停止在青洲海面填海造地,但都不获要领。1 1 月,北洋政府外交部对葡荡牙驻北京公使提出严重抗议,澳葡当局却置若罔闻。1 9 2 0 年1 月1 7 日,广州军政府对澳葡当局采取断然措施,派出两艘军舰进入前山内河巡戈,并再次勒令澳葡当局停工,否则中国方面将采取更严历的措施。在强大的军事压力下,澳葡当局才暂时停工。这次事件中,广州军政府派出两艘军舰与2 0 0 0 士兵到澳门附近水域实行军事劝阻,可以说是中国首次有效运用海军力量,而且相当成功。2 月1 0 日,葡方以驻广州领事施利华为首,澳门布政司高美士、澳门华务司左文生一起在英国驻广州副领事占美臣陪同下,前往广州军政府与军政府副外长、外交部政治主任开会,向中方声明澳府已经停止填海造堤,并要求中葡双方派出代表组成专门委员会,对澳门划界勘线。中方只答应军舰不再骚扰澳门,并同意和平谈判划界问题。会后澳门总督还将结果拍发电报往里斯本,要求与中国重开谈判,最终解决澳门界务纠纷问题。

         湾仔银坑葡驻澳海军炮轰中国军队事件 ---1 9 2 1 年9 月1 6 日,中国军队在香山县沿海一带进行缉盗任务时,葡萄牙驻澳海军竟越过澳门内港水域,至湾仔银坑干涉中国军队缉盗,并开炮轰击中国军队部队,被中国军队予以反击,一时暂告平息下去的粤澳关系又趋紧张。由于纠纷仍出在界址不明,中葡双方在同年召开的太平洋会议上,曾就划界问题请美国在太平洋会议上提出要求“公断”。然而,美国代表深知澳门界务问题复杂,遂表示难以解决,于是通过“公断”解决的途径又告作罢。中国政府在银坑炮轰中国军队事件后,对澳葡当局采取了强硬态度,谢绝第三国调停,一方面加强香山县的防务,一方面再派出两艘鱼雷快艇在澳门附近水域巡戈。与此同时,广东各界人士也民情激愤,要求中国政府对澳葡采取更坚决的措施。1 0 月1 日,中国政府就银坑炮轰事件向葡萄牙驻广州总领事馆提出4 项要求:葡方向中方道歉,惩办肇事葡国军官,葡船以后不得驶过湾仔、银坑华界,澳门必须定期实行禁赌。4 日,香山县各界民众1 0 0 0 0 多人,于前山福善堂举行大会,声讨澳葡当局侵略扩张,与商讨对付澳葡当局办法,最后议决自5 日起停止向澳门提供食物,断绝水道,直至澳门葡当局接受4 项条件为止。正当广东各地磨拳擦掌,企图对澳葡当局予以制裁之际,澳门发生了一起轰动海内外的葡警屠杀澳门华工事件。

         葡警屠杀澳门华工事件 ---1 9 2 2 年5 月2 8 日,几位澳门葡兵在新马路当街调戏中国妇女,引起华人群众愤慨,发生了群众殴打葡兵的冲突。葡警事后逮捕了理发工人周苏等3 人,引起澳门市民相当不满。当天晚上,澳门各工会、社团代表及一般民众近万人,包围了白眼塘警署(位于白眼塘横街),要求释放周苏等3 人,与葡警彻夜对峙。由于警力不足,澳葡当局派非洲黑人军队支援葡警。2 9 日清晨,澳葡军警对手无寸铁的群众开枪射击,实行血腥镇压,当场打死群众1 7 0 人,打伤1 0 0 多人,引起全澳工人联合大罢工、大罢市以抗议葡当局暴行。数万华人市民为此纷纷离开澳门返回内地,所有澳门茶楼、酒楼、商店、工厂、市场、鱼栏为之一空,澳门几乎成为死城。澳葡当局不思反省,反于6 月1 日下令解散与此次罢工罢市有关的6 8 个工会,并限令一切商店必须于当日开门营业,否则澳门政府一律不加保护。这种挑衅行动,遂更激起了中国政府与海内外华人的严重抗议。日,广州市群众在东园举行“国民对葡大会”,到会者逾万人,一致主张中国政府从速收回澳门。事件发生后,举国震惊。一场声势浩大的抗议怒潮迅速掀起。1 9 2 2 年6 月,刚刚成立不久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联合中华工会等9 个团体向全国人民发出呼呈,号召声讨葡人的罪行。他们于6 月1 2 日散发的传单指出:“葡萄牙官员这种野蛮暴行,简直把中国人看做蝼蚁,……如果认为这仅仅是广乐的事件而不加抗议的话,那末我们国家不久就要灭亡了。……事关国家安危和工人荣誉,大家应团结一致起来奋斗。”6 月2 日,澳门工会代表陈根生、梁工侠至广州,与孙中山先生及外交部长伍廷芳见面,要求派遣军艘至澳门,援助澳门华人反对澳葡当局镇压的行动,孙、伍二人当场表示支持。随着抗议运动的开展,收回澳门的呼声愈来愈高。国民党政府内部也有不少爱国人士抱有同样的主张。

         例如国民党政府外交官员童德乾就指出:“澳门乃广州门户,久为鸦片赌博之渊薮,内地罪犯匪徒逃匿于此,葡更目为奇货,专事经营,遂成澳门惟一之收入,以致国家法律不能施行,屡生冲突,……现在中葡条约期满,当然宜告废止,另订新约。国民政府应根据本党优待弱小民族之政策,以至友好之精神,与葡政府协商交还澳门办法。”6 月4 日,中国政府对葡萄牙驻广州领事提出3 项要求:所有非洲军队从澳门撤出,对被杀害的中国人赔偿损失,永远禁止在澳门吸鸦片烟和赌博。6 月5 日,葡萄牙驻广州领事复电称:澳门警察行动是(澳门)内部事件,中国无权干预;澳门政府并无任意杀害华人。消息传出,广东省与全国人民更益愤慨,收回澳门的声浪更趋高涨。6 月1 0 日,中国政府外交部对葡萄牙驻广州领事再次发出照会,要求:由澳门政府派代表同葡领事向本政府道歉,澳门当局将杀人军警严办,优恤死者家属及伤者药费,非洲兵限日撤离澳门,禁止澳门开赌。澳葡当局看见势色不对,也早于6 月8 日夜广州找到前同盟会澳门分会负责人谢英伯,请他回澳门当调停人。不过,谢英伯拒绝了澳葡当局的要求。此时收回澳门似乎已箭在弦上、一触即发,澳葡当局几乎要走到尽头了。岂料6 月1 5 日广东省省长兼粤军总司令陈炯明,竟然炮轰广州观音山总统府,发动叛乱,逼使孙中山先生逃到停泊在珠江白鹅潭上的永丰舰避难。这次分裂事件,大大消弱了国民政府对澳葡当局斗争的实力,竟让澳葡当局逃过此劫,没有遭到应得的报应。与此同时,澳葡当局赶紧在青洲海面完成填海造地工程,这便是今日澳门的台山、筷子基、跑狗场等填海区。当时澳葡当局将具危险性的、高污染性的炮竹厂、造船厂陆续迁至此区(北区),令北区成为澳门的工业区,至今仍未改变。直至5 0 年代,才因人口渐增将炮竹厂迁至凼仔,造船厂则迟至6 0 年代才迁至凼仔与路环。

         省港大罢工期间的澳门 ---1 9 2 5 年6 月底,在香港工会领袖苏兆征等人领导下,香港工人1 0 多万(一说6 0 0 0 0 万人)开始陆续返回广州,并不准英国商船进入广州,成立“省港罢工委员会”,以制裁英帝国主义在上海、汉口、广州分别制造的“五卅惨案”(5 月3 0 日)、“汉口惨案”(6 月1 1 日)与“沙基惨案”(6 月2 3 日)。这次震动中外的“省港大罢工”延续了1 6 个月,至1 9 2 6 年1 0 月才结束,香港进口船只减少了8 5 %,居民减少了4 0 %,令澳葡当局相当恐惧。9 月7 日,省港罢工委员会曾请示国民政府,建议惩罚澳葡当局,但国民政府以应集中力量对付港英当局而未予同意,只是于1 0 月5 日饬令驻守前山、湾仔等地的军队协助省港罢工委员会武装纠察队,对澳门实行封锁,严防私运粮食往澳门而已。1 9 2 6 年4 月1 7 日,省港罢工委员会纠察队在中山县前山一带缉获一批走私出口货物与4 名私商,澳葡当局闻讯后派出军队自纠察队手上抢走私货及私商,并对纠察队员与当地乡民开枪。消息传出后,澳门工人即酝酿发起澳门大罢工。澳葡当局获悉罢工讯息后,马上派出军队分驻澳门各码头,阻止华商离境,并准备镇压罢工工人。同时,澳府与港英当局联系,得到港英当局支持,派出印裔军队2 0 0 名到澳门,并运送大批军械抵澳,协助澳葡当局镇压华工,澳门大罢工才在缺乏内应外援之下没有实现。

         中葡旧约期满与新约《中葡友好通商条约》签订《中葡友好通商条约》的签订 : 1 9 2 7 年1 0 月2 0 日,中国外交部官员童德乾在《中国外交政策刍议》中指出:“澳门乃广州门户,久为鸦片赌博之渊薮,内地罪犯匪徒逃匿于此,葡更目为奇货,专事经营,遂成澳门唯一之收入,以致国家法律不能施行,屡生冲突……,现在中葡条约期满,当然宜告废止,另订新的。国民政府应根据本党优待弱小民族之政策,以及友好的精神,与葡政府协商交还澳门办法。”1 9 2 8 年4 月,中葡旧约期满,中国外交部正式通知葡方另订新约,接纳了童德乾的一半意见,然而协商交还澳门办法一事则未见有任何行动。1 9 2 8 年1 2 月1 9 日,经过多次协商后,中国外交部长王正廷与葡萄牙共和国特派驻华全权公使毕安祺在南京签署中葡新约:《中葡友好通商条约》。条约主要提及中葡两国关税,双方人民司法管辖归属与权利,及通商航海,与以英文本为准解释等事项,但对澳门地位问题竟然一字不提,大出各界意料之外。但是,不管如何,此中葡新约于1 9 2 9 年3 月2 7 日互换批准书,并于同日生效之后,1 8 8 7 年的《中葡和好通商条约》即告废止失效。换言之,即使中国政府承认1 8 8 7 年《中葡和好通商条约》中有关澳门地位条款的效力而让葡萄牙人“永居管理”澳门,法律上葡萄牙人于1 9 2 9 年3 月2 7 日之后也不再拥有这些权利。为什么葡国会不再拥有这些权利呢?因为中葡旧约中的澳门地位条款,并非中国将澳门主权割让给葡国,或者将澳门放弃,故葡国不可能通过割让、先占或久占取得澳门主权既然中葡旧约已经废止失效,根据旧约所产生的权利名义(葡国永居管理澳门)自亦随之消失。所以,葡国自1 9 2 8 年3 月2 7 日之后,便已没有继续在澳门管理的法律依据了。

         中国有澳门主权,但愿不愿意在澳门恢复行使主权,其实已成为一个时机成熟与否的问题,一旦时机成熟,葡国便无法保持澳门这块远东最古老的居留地了。所以,自1 9 2 8 年中国政府与葡国政府签订新约、废除旧约之后,中国政府其实就已经可以随时收回澳门。只不过中国拥有澳门主权及随时可以收回澳门的涵义,中国方面是以极迂回曲折的方式在条约中予以表达的。至今中国政府为何没有当时就通过谈判途径收回澳门,就当时中国所处的国际形势来看,应该与日本政府侵华活动日渐急进,及澳门与香港的处理必须一并考虑有关。中葡新约为何对澳门地位问题一字不提,至今仍是历史上的一个迷。中葡双方究竟有无在澳门问题上达成什么秘密协议,如“谅解”之类,由于当年缔约时王正廷与华安祺之间的会谈纪录一直没有发现,我们不能对此妄下断语。但就常理推断,中葡双方代表必有谈及此事,且很可能达成了一定的默契。因为,新约签订之后,争执不断的澳门地界问题,自此便不再提及。中葡关系也从此自激烈争执转为和平相处。

         进入和平相处期的中葡关系 ---就中国政府而言,1 9 2 8 年以后对澳葡当局采取了比较宽容的措施,事实上默认了澳葡当局在澳门行使排他性统治的存在。同时,葡方只要通过正式照会转达的合理要求,也大都表示无异议。就葡国政府而言,从此澳门便转入比较畅顺的经济发展阶段,发展出一批澳门雏型工业,再也不单靠开赌走私为生。特别是由于战乱所致,澳门人口日增,澳葡当局继北湾与青洲海面等内港地区填海造地后,工程更移向外港一带。自1 9 2 3 年起,澳门政府聘请荷兰填海公司在黑沙环海面(今旧马场,(左礻右右)汉新村)、(左当右刂)狗湾海面(今澳门水塘)、东湾海面(今新口岸区)、南湾东部海面(今葡京酒店、工人体育场、新丽华酒店一带)进行大规模填海造地。中葡新约签订后,填海工作更益畅顺,至1 9 3 1 年,耗时8 年,投资葡币4 0 0 0 万元,最多时曾雇用工人过6 0 0 0 人的新口岸外港工程终于峻工。南湾填海工程则至1 9 3 7 年才完成。自此以后,澳门半岛的大规模填海工程便基本上停止,填海焦点移到凼仔的南部(今凼仔市区、赛马车场)及路环石排湾的联生码头一带了。中葡关系也因澳门第一位文人出身的总督巴波沙(巴波沙是澳门历史上出任总督次数最多的澳督。他曾于1 9 1 8 年1 0 月至1 9 1 9 年8 月首次出任澳督,对澳门情况拥有比较多的理解,也于此时与澳门当地各界人士建立起关系,对他后来复任及三任澳督推行政策颇有帮助。1 9 3 7 年4 月,抗日战争爆发,他又受命出任澳督,一直干到1 9 4 0 年1 0 月)于1 9 2 6 年再度出任澳督,在澳门推行对内慈善,对外友好的政策而有所改善。1 9 2 8 年1 0 月8 日发生台山区大火灾后,巴波沙动员澳门富商、慈善机构,在台山区建立了澳门的第一批政府平民房屋区,收容澳门灾民与贫民。这便是今日台山第一街至第十一街,统称巴波沙坊的公共屋村的雏型,也是东南亚地区最早的一批贫民安置区,比香港的第一个贫民安置区还要早上2 0 年。

         从“九·一八事变”到香港沦陷期间的澳门 ---1 9 3 1 年9 月1 8 日,日本关东军发动突袭,一夜之间占领了沈阳,整个东北也由于蒋介石采取不抵抗政策被日军迅速占领,带领东亚局势遂进入了动荡不安的年代。随着日军的逐步扩大侵略,国际联盟的无力斡旋,国民党的内争不断,中国政府可以说是内忧外患纷至。与香港问题并在一齐考虑的澳门问题,在外交政策目标顺序上并非是最急切的。香港的英国海军基地,对日本海军在华南沿海的活动,有一定的牵制作用,香港与澳门更可作为中国在华南的两个窗口,以便一旦华南告急时,为中国政府提供了两个对外通道,成为地下工作人员的活动据点。对葡国而言,则在1 9 3 0 年通过的《殖民地法》及1 9 3 3 年通过的《葡萄牙组织宪章》,重申澳门为葡国海外领土,为葡萄牙殖民地的一部分。1 9 3 2 年1 0 月,澳门与中山县(香山县)之间发生了一起纠纷。中山县派测量员陈锋到横琴岛测量沙田,澳葡当局发觉后,竟然派出军舰到横琴岛拘捕陈锋和其他2 名测量工人,押送澳门警察厅审理,并通知中山县长唐绍仪前往澳门陪审,此通知当然被唐绍仪断然拒绝。几经交涉后,澳葡当局终将陈锋放归,但扣下了他携带的公文(包括证件与测量通知)。不过,此后中葡双方再也没发生严重纠纷,但界址则仍然没有划定。1 9 3 7 年7 月,中国政府宣布全面对日抗战,中国就更没有机会与葡国划清澳门界址了。由于葡萄牙宣布澳门在中日战争中保持“中立”,因此,当时的澳门与香港一样,都成了广州及附近地区人员的避难地区。不但如此,广州当局还将澳门列为学校疏散区,自内地迁入中学、中专3 0 余所,同时流寓澳门的教育界人士,也与澳门天主教会创办了不少新学校,收容内地入澳的青年入学。

         1 9 3 9 年1 0 月,日军在深圳大亚湾登陆,发动广州战役,迅速攻陷广州等地,入澳难民更多,令小小的一个澳门城,挤了至少2 5 万人(一说是5 0 万人)。据中华民国侨务委员会的2 份资料显示,当时(1 9 3 9 年)全澳共有中学、中专3 6 间,学生3 0 0 0 0 余人;小学1 4 0 余间,学生人数约3 、4 万人,成为澳门8 0 年代之前教育最发达的时代。直到1 9 4 1 年底香港沦陷日军之手后,学校数量才由1 4 0 余间降至四、五十间。与此同时,澳门爱国人士也以“澳门四界救灾会”(“四界”是指学术、音乐、戏剧、体育四界;不用“抗日救亡”而用“救灾”,是应澳葡当局的要求,不要太过刺激日军。澳门四界救灾会是澳门在抗日战争时期最大的爱国团体,前后延续了4 年之久,规模不比香港的抗日爱国团体为小)的名义,以“救灾”为名,在澳门展开一系列的“抗日救亡”活动。。“澳门四界救灾会”于1 9 3 7 年8 月1 2 日于柿山(炮台山)孔教学校成立,选出了以《朝阳日报社》社长孙少伟为首的1 1 名理事,并在澳门营地大街1 0 4 号2 、3 楼《朝阳日报》、《大众报》共用的社址内设立办事处,全面展开向澳门群众筹募捐款、宣传慰劳,及组织回国服务团参加抗战工作等行动。不过,“皖南事变”发生后不久,回国服务团团长廖锦涛被国民党第十二集团军秘密逮捕并拷打至死,四界救灾会的士气已告一跌。1 9 4 1 年冬日军攻陷香港后局势剧变,该会遂在政治压力下被迫停止一切活动。抗日战争爆发后,澳门因保持中立而获得空前的繁荣,与邻近地区的破坏恰恰相反。欧美及东南亚的物质,源源不绝地输入澳门,并通过澳门转运入中国内地。在这段日子里,界址不明反而变成对中葡双方都非常有利的因素。因为澳门位处的西江流域出海地区,不但河道纵横,而且海口众多,外海岛屿星罗棋布,内陆桑田鱼塘果园密集,最适宜走私活动,人数有限的日军想阻拦都阻拦不了。现在再加上界址不清,日方对葡方纵容走私的行为连批评的机会都没有了。此时中国在澳门的最高负责人是周恩来、叶剑英系统领导的柯麟(镜湖医院值理),平时活动则以“大华行”这家贸易公司作掩护。此后何贤,也是在1 9 3 8 年底与何善衡、马子登三人自广州经香港转抵澳门定居,并通过镜湖医院值理的关系与柯麟相识。

          太平洋战争中的东亚孤岛 ---1 9 4 1 年1 2 月7 日,日本偷袭美国夏威夷海军基地珍珠港,已经入侵广东的日军,自深圳直下九龙半岛,经过2 0 多天的抵抗后,香港总督杨慕琦向日军投降,“三年零八个月”的“风潮”时期,遂与1 9 4 1 年的“黑色圣诞节”(投降日),一齐成为港澳老居民不可磨灭的惨痛回忆。大批滞港中国知名人士,由于中国驻港地下工作人员安排得法,大多数人士都在有关方面掩护下逃回后方,献身抗日事业,澳门在这段日子里,遂成为他们撤退回内地的其中一个主要中转站。因为,在香港及马尼拉、新加坡等东南亚重镇均一一被日军攻陷之际,日军竟然没有攻击澳门。风潮时期的澳门,由于没有沦陷日军之手,俨然成为东亚的卡萨布兰卡。不过,西班牙的卡萨布兰卡还有整个摩洛哥作外围,澳门则只是一个孤城,一个太平洋战争中的孤岛。日军没有攻击澳门,表面上的理由是葡萄牙在二次大战中保持中立,不涉及盟国与轴心国之间的战争,因此日军没有攻占葡萄牙在东亚的领土:澳门、帝汶。不过,一向不把日本外务省放在眼内的皇军,真的会如此守法吗?后来葡萄牙与澳门政府于战后才透露出其中关键是葡国与日本达成秘密协议,一旦日军违反国际法攻击葡属远东领土,葡国便通过葡巴友好关系对已移居巴西的数十万日本侨民实行报复。反正澳门已成东亚孤岛,得之并无大用,于是,已经有十几万美籍日侨被关进集中营的日本,遂就此放过了澳不过,日军并未完全尊重澳门的中立地位。澳葡当局在日军的强大压力下,也不得不与日军存在一定程度的妥协,甚至让日本驻澳门领事特务头子成为“太上皇”,并严禁中国人民在澳门进行任何抗日活动。

          这期间,澳葡以中立国的身份,为日寇侵华提供了方便。它们一方面允许日舰停泊澳门港并供应其给养,任由日寇假道澳门入侵中山县;另一方面却极力反对中国在澳门附近设防。为此,国民党广东战区长官余汉谋和吴铁城等人均曾致电南京军委会表示不满。太平洋战争期间,被澳门老居民称为“澳门杀人王”的日军驻澳特务头子王荣泽作、山口久美之,在柯高(高士德)马路的一间别墅内成立了特务机关,一方面刺杀澳门抗日志士(包括澳门中华教育会会长粱彦明、中山县立中学校长林卓夫),一方面收买了一些汉奸,开办了《西南日报》、《民报》等汉奸报纸,为日本军队的暴行涂脂粉,大肆宣传“大东亚共荣圈”的优越。对不肯被日寇收买的《大众报》、《华侨报》等,日方则不时通过驻澳领事对澳门政府华务科施加压力,对爱国报纸实行严厉新闻检查,删去有反日嫌疑的文字,令报纸时时开天窗。但是,这仍无法阻止澳门爱国人士以写历史小说、杂文、排演历史剧等其他较隐蔽的宣传形式,继续抗日救亡(救灾)的活动。风潮时期给澳门老居民的另一个惨痛回忆是饥饿使大量人口死亡。由于海上交通断绝,海外洋米无法输入,粮食只能来自内地,而日军、汉奸又从中囤积居奇,谋取暴利,澳门粮价遂日渐高升,高达每担葡币四、五百元,令大部分澳门老居民都是在半饥半饱的状态下捱过“三年零八个月”的。只有富商与职位较高的公务员与军警,才有机会未尝饥饿滋味。澳门在这个时期因饥饿及由此引起的营养不良、疾病而死亡的人口,估计超过5 0 0 0 0 人。澳门政府的卫生人员(收尸队)每天拖着大车在街头收集尸体,并定期喷洒药物以防止瘟疫发生。收集回来的尸体都一律以船只运至外港对面的凼仔北安坟场,以“万人坑”的方式草草埋葬了事。然而,相对饥饿与死亡而言,此时的澳门也因孤岛的地位而获得畸型的繁荣,持有不义之财(国难财)的汉奸、特务、土匪与奸商纷纷到澳门消遣,令澳门的赌场、烟馆、妓院有增无减。与此同时,大量黄金、白银与外币也流入澳门,内地的不少银号也随之迁澳,令澳门的金融市场获得空前的盛况。

          1 9 4 3 年1 2 月,日军驻澳特务机关发生内讧,海军系统的特务把陆军系统的一个小特务打死在荷兰园。日本陆军特务机关指责澳葡当局保护不周,将澳门封锁起来。澳门因得不到供给而物价暴升,居民纷纷抢购粮食,一时非常恐慌。澳门政府派代表与驻守在关闸外面的日军交涉,但被日军拒绝。何贤遂与高可宁、傅德荫等富商,以澳门华人代表的身份前往关闸与日军代表斡旋。日军推出日军驻澳机关特务头子黄公杰为代表与何贤谈判,双方达成协议,日军解除了对澳门的封锁。不久之后,澳门葡警又与日军驻澳特务机关代表发生对峙事件。原来黄公杰在澳门1 0 月5 日街东亚酒店长期包了一个房间作办公室,平日则纠集了一批打手向澳门居民敲榨勒索,无恶不作,连葡警都不放在眼内。结果黄公杰的打手为争先坐三轮车,欧打了澳门葡警,引起澳门警察的公愤,立即派员包围了东亚酒店,黄公杰则调派了几十名特务在酒店内持械拒守,准备与葡警火拼,双方对峙起来。澳门当时权倾一时的经济局长罗保见势不妙,想出面解决此事。但黄公杰以他是葡国人,不准他进入东亚酒店。最后葡方没有办法,只好找何贤出面。何贤赶到东亚酒店后,马上被允许进入酒店展开调解工作,向双方表明利害。日特与葡警便都藉机下台,撤走武装人员,平息了一场风波。1 9 4 5 年8 月,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澳门才结束了“三年零八个月”的风潮时期,回复正常的生活,不再成为东亚的“孤岛”。

         国民党军队封锁澳门 ---1 9 4 5 年8 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 月,中国政府外交部电饬驻葡公使,向葡国政府表达中国收回澳门的意愿。8 月3 1 日,蒋介石下令张发奎率领的第二方面军,自梧州开进广州,并在珠江三角洲(包括深圳、中山)一带展开接收工作。9 月9 日,英军与中国军队在香港共同接受日军投降。这个时候,以粤军为首的第二方面军内部,已出现了企图藉机收回港澳的意见。当时中国军队已进入香港新界北部,并有一鼓作气南下直捣九龙的企图。不过,由于蒋介石在8 月2 4 日的国防最高会议及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上,宣布中国将经由外交谈判途径,不趁受降机会采取单独行动,以武力收回香港。故国军后来均驻扎于深圳香港边界,未有继续挥军南下,逼英国追认既定事实。当时粤系将领内部认为一个师便可以占领香港,一个营便可以占领澳门,最后蒋介石下令采取克制行动,某些将领都愤愤不平。当香港已经因蒋介石正式下令,不可能自英国手中收回之后,第二方面军的矛头便指向当时军警不满1 0 0 0 人的澳门,因为蒋介石没有提到不要收回澳门,而外交部还说过应该考虑收回澳门。1 0 月,中山县长张惠长和国民党驻军一五九顺师长刘绍武在张发奎暗示下,策动了一次反对澳葡当局占据澳门的运动。首先,国民党通过澳门支部在澳门内部发动了一些?会、?行,表示不满意葡萄牙继续统治澳门。这些行动马上引起澳葡当局的恐慌,于是以维持社会治安为名,封锁了关闸,限制内地人民进入澳门,禁止澳门居民?会宣传,严厉取缔澳门居民的反葡活动。

         这些措施马上引起广东省人民的激愤,广州当局遂顺势以澳门仍有匿居若干日本人的消息为理由,要求澳葡当局马上引渡日人,还声明中国军队保留入澳搜查日本战犯的行动自由。1 1 月,张发奎下令国民党部队自石歧进驻前山,封锁粤澳边界,切断内地对澳门的粮食供应。与此同时,中国军队又在湾仔、前山等地进行夜间实弹演习,炮火横飞。澳门内部遂一时鸡飞蛋打,物价狂涨,中国居民纷纷急忙返回内地避难,逃入澳门的日人与汉奸则仓忙逃往香港,或转赴外国。澳葡当局看见中国军队采取断然措施,一时十分恐慌,遂一方面致函中国军队广州行营表示愿意妥协,一方面通过港英当局南京政府求情。澳葡当局向广东当局表示,愿意把所有在澳门的日本人驱逐出境,交由中国处理,并引渡汉奸战犯,查封其资产;中国军民可以自由出入澳门,不受任何限制;设立广州行营驻澳联络专员和肃查委员办理引渡案件;允许中国方面的一切党团(主要指国民党澳门支部)可以在澳门公开活动;澳门中国居民有?会、?行的绝对自由等。同时,澳葡当局派人向中国方面表示道歉。广州行营遂于1 2 月下旬按南京政府的指示,撤除了前山边境的武装封锁。

         不过,中国军民对这次未能收复澳门仍感到相当不满。前山武装封锁解除后,刘绍武等人于1 9 4 6 年2 月5 日率武装警卫连进入澳门,得到近万名澳门居民在边境热烈欢迎。刘绍武还在澳门各界招待会上重申了中国应迅速收回澳门的意愿。这次中国军队企图收复澳门的事件,广东省中山县的人民是特别雀跃的。事件过去后,不少人士也编印了一些有关澳门主权纠纷及界务问题的文件,要求迅速收回澳门。 1 9 4 7 年4 月1 日,外交官员王世杰与葡萄牙驻华公使邓赛嘉就中葡关于取消葡萄牙在华领事裁判权及处理其他事项换文,并于同日生效,然而此项换文仍一字未提澳门。1 9 4 6 年5 月2 1 日,西康省参议会向全国发出快邮代电,要求收回澳门,接着全国各省、市参议会纷纷通过决议,通电全国。1 9 4 7 年4 月1 7 日,广东省参议会也通过了有关收回澳门的决议。5 月,澳门发生葡警扣压中国鱼船事件;8 月,关闸发生中国单车工人被葡警打死事件。这些事件都引起中国人民要求收回澳门的呼声。国民党中央政府对各省参议会请求收回澳门的电文写了如下批语:“关于收回澳门,参政会曾有此项建议,经交外交部核办。据称:目前国际形势之下,此问题一时难以解决。”在国民党政府统治时期,中国人民收回澳门的愿望始终未能实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397751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