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
又一批“宝贝”回家了——我校举行学校文物捐赠交接仪式
2017年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新年聚会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广东省艺术品经纪人发证仪式
 
 
 
<< 当前所在位置:第一章 华侨文献 >>
 
 

        清未华侨史料:本文所收选的两篇木鱼《华工恨》和《金山客叹五更》是海外华侨长期流传的反抗压迫和争取权利的传统曲艺,老一辈的侨胞无不熟识。中国人大批到达美洲,始于鸦片战争之后,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西方侵略者从东南沿海掠贩去的契约华工。另有一部分是因为战乱和农村破产,生活所迫,而到海外谋生的。这部分人的故乡最著名是“三邑”和“四邑”。这也是木鱼歌孕育和流传的故土。“三邑”是指番禺、南海、顺德三县,“四邑”是指新会、台山、开平、恩平四县,都属小大珠江三角洲的范围。

        1840年左右,正当珠江三角洲经济的发展在封建的桎梏下步履维艰之时,野蛮的英国侵略军用大炮轰开中国的古老大门。美丽而富饶的珠三角洲从此在西方列强的军事和经济相互摧残下,最先跌入了半封建的深渊。无论是商品经济较为发达的“三邑”,还是以自然经济为主的“四邑”,都未能避免破产的悲惨命运。多少珠江三角洲的儿女,在偌大的祖国竟找不到一块能够安身立命之地,只好忍痛地离乡别井,含泪踏上茫茫大海的难归之路。

       《金山客叹五更》首句开唱:“一更叹,怨句世界艰难,重洋远涉趁金山。”广州地区下层人民说过日子叫作“挨世界”。一向闭关自足的老百姓为什么越洋踏浪,远到美国加州?只是因为那时的晚清“世界”确实挨不下去了。鸦片战争后,粤省财政在战争赔款的重压下早已入不敷出。太平天国一役爆发,中央竟一月三次额外勒派军饷。陈开、李文茂起义失败后广东官府更横征暴敛。先是加征田赋丁银,继而提高税则等级。为诉日子艰辛,时有《民命苦》木鱼歌在三角洲传唱。再是开科变价和临时捐输,较鸦片战争前增加二倍。再加上厘金、渡饷、赌饷、契税……多如牛毛。老百姓的生活已接近生存的底线。

        继而有天地会众(广东洪兵)在失败后遭官兵和地主团练之血腥屠杀。据记载,叶名琛(广州知府)在1855至1857年在广东共杀四十余万人。又如天地会将领关巨的家乡,南海九江的关姓一族被杀的就有七百多人。“重犯之家,稚老无遗”,在此大屠杀下,有涉及者不惜弃乡背国远踏重洋,开始金山客痛苦的生涯。然而粤中苦难远不止于此,地主阶级挑起长达十年的土客之争更为惨烈。无时无日不械斗,互相断水、挖坟……令西人坐收渔人之利:双方俘虏尽贩卖美洲为奴。正是在这个灾难迭至,无以为生的悲惨时期,珠江三角洲“三邑”、“四邑”之民,见“四野芜积,小家俯蓄为艰”,“适洋务大兴,壮者辄走外国”,“相携持,以鬻于蕃船者”,以华工的身份到美国谋生。上述泪中带血的史实,就是这两首木鱼之特殊的历史背景。

        以曲寻史,以事求实。可以说《金山客叹五更》和《华工诉恨》又是一部愤恨交加的美洲华侨史。1840年11月清政府签订了《中美续修条约》,又在1894年3月17日屈辱地签订了《中美华工条约》,丧失了前约之中国人自由入境和居住等权利。木鱼歌唱道:“今日续例咁苛刻,唔肯放过一线,你话谋生重走得去边?”“政府真系唔该同佢咁订,二年来使我地咁辛苦,呢下期满需要改正”。这诉说,道出了清政府在外交上确实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直到1904年底续约期满之时,华侨和国人因辛亥革命运动渐起,觉悟大大提高,才爆发出废除苛约之声。这两首木鱼歌在香港报章一经刊登,就和其他龙舟、粤讴一起作为抗议美国加州种族主义者和排华主义者的有力武器而脱颖而出,加入1905年全国掀起的抵制美货,要求废约的爱国主义大风潮,为民族的自尊和华侨的利益而奋力高歌。

       《华工诉恨》和《金山客叹五更》发表于1905年香港《有所谓报》,作者仍旧,即郑贯公。他是同盟会会员,曾任《中国日报》记者。仍旧年青有为,多才多艺从1903年起,先后在香港创办《公益报》、《广东报》与《有所谓报》(又名《唯一趣报》),大量利用广东方言曲艺如木鱼、粤讴、南音等进行社会改革龢民主革命的宣传,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仍旧于1906年去世,年仅二十六岁。时至今日,已经没有多少人会唱木鱼了;虽然,中美外交史和美洲华侨史已经翻开了崭新的篇章;虽然,这两篇木鱼艺术性不高,但却是句句心声,字字含愤。孔子曰:“温故而知新。”这里解释为:不要忘记过去!

       《华工诉恨》 (全文) 真火起,禁华工,续埋苛约就苦上加重。当日华人何等好用,开山劈石建奇功。个阵睇来真系重,欢迎优待极宽容。入息日佳人日众,陆续华人到埠中。抛妻别子心唔痛,都话一到金山不怕穷。执齐包袱将程动,家中如何嗣后可把信通。妻子爷娘来远送,大家难禁眼红红。分离谁个心唔恸?饯别聊凭酒一盅。此后相逢惟有梦,可惜天涯作客好似断梗飘蓬。离梓里,先到香港,暂埋客栈慢行藏。打探船期何日往?为惜荷包搭大舱。事例拘人真恶讲,落船先要郁硫磺(郁:粤音屈,方言,意为用烟熏。用硫磺烟熏是旧式杀菌法。)。乾粮买便来船上,只见人多如蚁眼光光(眼光光:睁大眼,吃惊的样子。)。做乜人人同此想,料必金山条路好作非常。自古道发财谁个不望,故此井别乡离走远方。一则内地揾钱(揾钱:干工作攒钱。),唔够奉养,人稠地窄好凄凉。二则金山工价涨,温钱胜过父母邦。是故个个唔拘风与浪,几十日行程亦话不妨。闻得话不久开身筒就放(筒就放:放响汽笛。筒,汽笛。),吩咐人人放杠箱。个阵静静缩埋听号响,等佢一声话去见下大海茫茫。

        闻放号(放号:示意开船的汽笛声。),话开身,立刻船中就动轮。一出鲤鱼门外微微震,风浪横从海面生。屈居舱中将铺盖揽紧,霎时一阵见头晕。呕浪频频真恶顶,点估(点估:哪里想得到。)到得求财咁苦辛。今日怜我怜卿同一个病症,断肠人对断肠人。五六日挨来船渐定,闻得话路经日本就到横滨。几好彩望到个埠头来抖阵(抖阵:方言,休息一会儿。),何妨上埠养下精神。登岸半日,又要开船,明日开行往美利坚。风浪花未曾挨得遍,做乜而家辛苦过从前?太平洋阔家乡远,只见茫茫水与天。回首故园肠欲断,江鸥追逐似把人怜。十几日唔逢一个山仔面,唔通真系海无边?我想行船人极险,隔层铁板就系黄泉。为着揾钱身就贱,人到无求快活过仙。望望檀山(檀山:即檀香山。),还未见,好似监牢困住度日如年。眠不得,倍动愁思,不若扒登船面看下天时。墨墨长空无乜可视,风声拍拍动人悲。阵阵夜潮寒透耳,忽觉一条光线照微微。今夜未有月光来照我地,定然灯塔把记号频施。想必檀香山在此,明朝可到不容疑。既是到了檀香山就容乜易,我暂且回船把枕欹。风浪渐平人可寐,安然训觉(训觉:方言,意为睡觉。)未为迟。谁估旅梦未终忽听人呼起,佢话檀山已到做乜唔知?我快快起身船面企,只见孤悬一岛颇稀奇。屡欲上岸游行观下地理,点估严查入口有翼难飞。个个话檀山归属了美,试睇下堂堂关口插起花旗。

        无奈何,企住船头,放眼遥视景色幽。真觉山青和水秀,可惜行人禁进不能游。国例(国例:指美国的轮船规矩。)所拘须要守,又见河滨木屋自觉心忧。不久忽闻船话出口,又要再挨风浪实担愁。拒话而家前往不埠,一到金山入美洲。风浪交关唔易受,缩住船舱好似被囚。听得风声如虎吼,料必打来大浪若山丘。全船摇动好似风前柳,波心飘荡任沉浮。几十日凄凉捱到够,想起出门人贱泪难收。只望上天来庇佑,等我安然到埠就把酒醴相酬。再挨几日更心焦,船中四顾水迢迢。屈指起程时日不少,个几月轮船在水上飘。托赖唔遇大风偷自笑,又好彩沿途不怕触礁。若系撞着一单就唔得了,点剩得呢条烂命到今朝。自嗟自劝谁人晓?偷弹珠泪自无聊。忽觉船上有人将我叫,做乜老兄流泪好似雨萧萧?咁耐都肯挨哓今又有乜紧要,现隔金山不甚遥。呢下轮船将道绕,还有几个时辰你就恨尽消。今晚塔灯光线照,明早天光就可泊桥。

        闻此语,就心开,多得仁兄教训一回。我自抛却家乡来海外,无时不系泪盈腮。我早晓得风浪挨咁耐,就系在家穷极亦唔来。你睇尽历千山和万水,纵使即能富贵尚有余哀。况且做工要挨数载,未必一到花旗(花旗:即美国。)就发财。只为八口嗷嗷(嗷嗷:家中各人饥饿张口求食的样子。)无可奈,任人践踏当尘埃。讲到此情悲有百倍,船上工人亦听到泪垂。不若忍泣吞声来等待,执生行李理应该。有岸就登离大海,见了关员就慢酌裁。忙举步,把岸宋登,出入关员要验明。第一件报知名和姓,第二件工夫实可惊。佢话皇家慌怕你地有病,传染番来好不太平。故此要验到分明方许进境,皇家请便好医生。我估睇脉好似平常无乜要紧,谁知辛苦惨过行刑。有的机器叫做巴太连来验症,当我华人好似畜牲。重有木屋深深来锁困,但凡违例就苦困层层。有病被佢羁留唔在问,就系病之人亦被困身。苛例重重真恶忍,佢重道通商有约你知道唔曾?政府真系唔该同佢咁订,二十年来使到我地咁苦辛。呢下满期须要改正,废除苛例(苛例:指《中美续修条约》中限制华工移民美国之例。下文“禁约”同。)益下生民。交涉上头当谨慎,食亏半点就系祸之根。今日禁例咁苛谁作引?错在当时交涉不善章程。如应废约美人唔答应,我地华人要力争。政府若办不来就要齐发愤,想条善法大众遵行。讲到抵制,总要人多,万众齐心佢奈乜我何?举国人人唔用美货,文明举动咪起交涉风波。等佢改转良心唔禁我,自由来往几咁平和。呢个章程无乜错,团结坚持边一个敢摩(边一个敢摩:哪一个敢对抗。摩,方言。)?总要抵制禁约废哓方肯放过,免佢把我华人咁折磨。大家公愤就会动起心头火,美货唔销怕乜佢例苛。但望知机将例改左,天咁妥,华工皆得所,个阵华人好似脱出地网天罗。

       《金山客叹五更》  (全文) 一更叹,怨句世界艰难,重洋远涉趁金山。立意以为钱好易赚,离乡别井当为闲。踏了脚落船,唔望食啖(啖:餐。食啖饱饭:食餐饱饭。)饱饭,如山咁大浪几交关。拚死去挨只话挨下就惯。挨成几十日实心烦。半死半生唔擘得大对眼(唔擘得大对眼:睁不开双眼。),吐呕头晕莫食得半餐。渐渐听见话埋头又防住撞板,怕佢不容登岸,几咁羞颜。二更叹,想起上岸情形,恐怕苛查已吃了一惊。开口问声名与姓,验明执照亦未准行人。残虐多端重话你沾染疫症,赤身来验出医生。你话初到埠头谁不震,胆之人似得了病几成。况且船中捱到应,米水唔尝变了鬼精(鬼精:瘦鬼。“米水唔尝”(米不进肚,水不沾唇)故成瘦鬼。)。若系身子唔佳容乜易被困,个阵锁埋在木屋,重惨过枉死愁城。 三更叹,忆家乡,运离妻子与爹娘。只为家贫唔够养,内地谋生不及远方。挨尽风浪来到埠上,几番苛刻阻你行藏。提起做工唔在讲,重重禁例毒过砒霜。记得檀香山遭劫个一账(遭劫个一账:遭劫灾(火灾)那一次。),烧焚全埠几凄凉。财产身家皆失丧,拒独赔偿日本,我地眼光光。佢当我华工唔系人咁样,想后思前实系断肠。 四更叹,怨句不会投胎,生做华人委实呆。地大人多唔识自爱,整到而家鬼咁衰(鬼咁衰:这样倒霉。)。矿产咁多唔去采,唔开制造屈尽人才。咁好工人偏要出外,替人获利几咁愚哉。况且在外国华工天咁受害,准人回去不准前来。你替拒发财还受拒虐待,贱如猪狗实堪哀。我地有个叫做大清皇帝在,做乜佢肯被人欺侮,做得咁样子衰颓。 五更叹,问句苍天,做乜华工咁苦你不垂怜。万水千山来冒险,拚挨辛苦扎起条辫。自家唔系唔知贱,剔起心肝为揾钱。咁靓金钱都系血汗染,拗开还见血痕鲜。点估美工妒忌心唔善,佢话华人赶绝正安然。今日续例咁苛唔肯放过一线,你话谋生重走得去边?至好抵制合群将我民气演,唔销佢货睇佢点样开言。团体结成心不变,等佢工人咪执得咁偏。个阵废哓(废哓:废除,废了。)苛约行方便,我地金山人客,就会快活过从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华侨历史文献档案馆 版权所有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4134656 位访客  最高日 6778 位访客  粤ICP备08107876号